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日志

 
 
关于我

我想做青春版的牡丹亭,我有几个宗旨。第一个我相信昆曲是一个古老的剧种,它是有很强韧的生命力的,所以我们要把昆曲的青春生命召唤回来,我们做这个戏第一个目的是这个。第二个因为这个剧本身《牡丹亭》本身就是歌颂青春,歌颂爱情的,歌颂生命的这么一个戏。女主角16岁,男主角这个20岁,做了一场那么美的梦,梦中相会,完全是歌颂青春,青春之歌,我想大学生,年轻人看了可以认同,因为他正在恋爱中,非常的浪漫。中年的人观众看了可以回忆,因为每个人都有一段。老年人看了以后呢,就是追忆,很遥远的时候,也有青春过。

网易考拉推荐

一 往 情 深  

2011-11-26 12:54:00|  分类: 台前幕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奚淞

「中國人的『情』字,怎麼也翻不成英文,要如何去教洋學生?」記得當年執教於美國加州大學的白先勇曾如此說。中國文學的抒情傳統,要以莫大的熱情來教,先勇說話質疑時的灼灼眼神令人難忘。

相交近四十年,我越發覺得不只限於文學創作,先勇在他所有活動包括文藝園地的培育、電影和戲劇的參與、對文藝後進的提攜、對家人朋友的愛護,乃至於對邊緣人愛滋病患者的社會呼籲及濟助,都彷彿在探索一個「情」字的深廣層次。

年前,為使崑曲傳承不致斷絕,先勇一頭栽入青春版《牡丹亭》的籌畫和製作。這回,先勇擇明代湯顯祖的《牡丹亭》下手,可說是一舉刨到牽動中國人心弦的情根了。

工作繁重、百端待舉。青春版的製作包括挑選劇場工作團隊,劇本的修整和排演實驗,以及籌集龐大而不斷升高的演出經費。尤其困難的,是塑造全劇靈魂──飾演《牡丹亭》中柳夢梅和杜麗娘的新世代演員。

種種挑戰和困境自是難免。奮不顧身跳下海的先勇說:什麼都可以不必計較,我只想完成一次美的傳承。

先勇由蘇州崑劇院「小蘭花」班的青澀演員中挑選出音質清純、扮相俊美的俞玖林和沈豐英,而後親自牽引、督促他們拜老一輩的名師學藝;從有「巾生魁首」之稱的汪世瑜,和「旦角祭酒」的張繼青門下,把二人的表演絕活傳承下來。漫長的學藝期間,先勇灌輸予年輕演員的教育和愛護無微不至。

2004年青春版《牡丹亭》首演得到空前成功後,2011年演出已届两百场,估计观众高于三十万人。尤可貴處,是在海峽兩岸各大學區演出的九十二场,其中起立鼓掌、喝采歡呼甚或流淚的觀眾,多是平生初度接觸崑曲的年輕學子。崑曲之美在他們心中播下何等文化種籽?可以想見,青春版《牡丹亭》已蔚為一次不容忽視的文化復興運動。

一回,與先勇在電話中聊天,話題不覺間由《牡丹亭》事件閒閒轉入他在加州聖塔芭芭拉的家居生活。他興致勃勃說及:偶爾發現窗前樹枝上結了個鳥巢。看母鳥來回啣食,殷勤餵哺巢中雛鳥,煞是可愛。

「那天我張望時,恰巧看見幼鳥學飛,」文學家的描述很是生動:「忽然間,我看那羽毛初豐的小鳥朴楞楞振翅急起,一轉眼就飛不見啦。可憐那母鳥回到空巢,四下張望……

聽到這裡,我不禁接口道:「先勇,我看你也像那隻啣食餵雛的母鳥。」

電話彼端沉寂了片刻。我可說中了他的心情?

無論是世代生命傳承或者是文化傳承,此情甚深。我也想到在每回舞台謝幕時,先勇殷殷以手牽出新一代盛開的牡丹,並將汗淋淋、展露青春歡顏的演員輕輕推向掌聲雷動的觀眾。此時,先勇是否又一度回歸他心目中情與美的故鄉?
    四百年前,湯顯祖在他杜麗娘為情復活的傳奇劇《牡丹亭》中作序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復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四百年後,白先勇以他「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的熱情,使牡丹還魂、把瀕臨絕續的崑曲推向新時代,這又是一度「情至」復活的當代傳奇。
    我心想:若是起湯顯祖於地下,兩位大文學家必能於一個「情」字的體會中相視而笑,並莫逆於心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