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日志

 
 
关于我

我想做青春版的牡丹亭,我有几个宗旨。第一个我相信昆曲是一个古老的剧种,它是有很强韧的生命力的,所以我们要把昆曲的青春生命召唤回来,我们做这个戏第一个目的是这个。第二个因为这个剧本身《牡丹亭》本身就是歌颂青春,歌颂爱情的,歌颂生命的这么一个戏。女主角16岁,男主角这个20岁,做了一场那么美的梦,梦中相会,完全是歌颂青春,青春之歌,我想大学生,年轻人看了可以认同,因为他正在恋爱中,非常的浪漫。中年的人观众看了可以回忆,因为每个人都有一段。老年人看了以后呢,就是追忆,很遥远的时候,也有青春过。

网易考拉推荐

還魂記---寫在青春版「牡丹亭」第二百場上演之際  

2011-11-28 15:49:00|  分类: 台前幕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還魂記---寫在青春版「牡丹亭」第二百場上演之際
黎湘萍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見白先勇先生時,他在美麗的美國西部海濱城市聖塔巴巴拉家中,微笑著領客人到花園看花。我是「花盲」,向來不辨那些花草名字,但園中正開得燦爛的山茶花,卻與白先生的笑容永久地留在腦中了。印象很深的,還有他與昆曲表演大師俞振飛的合影,奚淞為他畫的觀音像,以及白崇禧將軍的字幅。
  寧靜淡雅。遠離塵囂。歷盡了人世的風雲變幻、滄海桑田,參透了命運無常、世態炎涼,白先生已然雲淡風清。在這個自有乾坤的地方,他以那些亦詩亦史的重要小說奠定了半生文學事業。根據他的「遊園驚夢」改編的舞臺劇,也已問世上演。我偶然親歷「白公館」,有一種夢幻感。但斯時卻只會想:他的下一部作品會是什麼?我壓根不知道,在白先生所有的作品文本的背後,在我和其他參訪者所看到的「白公館」的字畫,花園,園中的花草樹木之間,蘊藏著一個更為廣大深邃、相互聯繫著的世界,只是這個世界還處於隱的狀態,並沒有完全敞開而已。
  多年以後,當我耳聞白先生正在策劃推出昆曲青春版「牡丹亭」時,我也是無感的。我不知道什麼是「昆曲」;我也不知道「青春版」意味著什麼?出於好奇,我買了梅蘭芳和俞振飛的「遊園驚夢」光碟來看,大師的藝術,如珠如玉,但於我卻如石如土,我無法領略其中真意和美。我想,白先生也許只是出於個人對昆曲的愛好,將小說「遊園驚夢」中的摺子戲擴大為完整版的「牡丹亭」吧。我開始聽到了青春版「牡丹亭」在蘇州大學首演的消息,我對它在青年學生中引起的巨大反響竟也沒有進一步探究的興趣。我忙碌於庸凡的生活。據說,匆匆趕路的人,他的靈魂是被丟在後面的。我就如這樣一個失魂落魄的旅人,我向著前方狂奔,但那裡一片茫然。我完全無法讓自己慢下來,停下來,找回自己丟失的靈魂,享受四周美麗的風景,理解生命的美學。
  直到2005年,當我連續三天在北京大學世紀講堂親眼看到了青春版「牡丹亭」,我的生命節奏突然間被改變了!
  「原來姹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賞心樂事誰家院?朝飛暮卷,雲霞翠軒,雨絲風片,煙波畫船。錦屏人忒看的這韶光賤!」一聲聲如怨如訴,歡喜而又哀婉的樂曲,宛如自遙遠的時代穿越而來。貌美如花,情深似海,杜麗娘一身淡雅,在久無人跡的花園中踽踽獨行。獨自在春光中寂寞開放的花草樹木,像天啟之光,照亮了杜麗娘一直幽閉在黑暗中的世界,使之頓悟生命和情意的奧秘。
  連續看戲的三個晚上,猶如生命中重要的轉捩點,劇中的「牡丹亭」變成了現實中的「還魂記」,我不再是失魂落魄匆匆趕路的旅人:原來昆曲是這樣攝人心魄,原來湯顯祖的世界是如此深邃和富於現代性,原來白先生多年來所探索的藝術、哲學和文化的理想,竟在青春版「牡丹亭」上成全了。我突然間理解了湯顯祖,他不是中國傳統「禮樂文化」的破壞者,乃是以「情」來重建「禮樂文化」的創造者;他質疑了被理學空洞化的禮教觀;他重新發現了生命的意義;他賦予生活以愛的能力------人生將因此而變得活潑親切。
  因了「青春版牡丹亭」,我的「靈魂」再繞回去聽梅蘭芳,也有了煥然一新的感受,對昆曲的魅力,它的唱腔之美,服裝之美,舞蹈之美,特別是人情之美,再也無法忘懷。
  從青春版「牡丹亭」,我也仿佛瞥見了白先生那遼闊悠遠的美的世界逐一展開,這一世界思接遠古,情系當代,魂牽未來。早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沒有將昆曲列為世界非物質文明遺產之前,白先生就已預見昆曲對於重新理解中國文化和藝術精神的價值,他不斷地做昆曲推廣的「義工」。而青春版「牡丹亭」在他的策劃下問世,並陸續進入校園,只是他將他所理解和深切感受到的昆曲的美,進而是中國文化之美,讓更多年輕觀眾來分享和實踐罷了。
  此前,我自以為是研究文學的,其實只懂得一點皮毛;自以為是讀過湯顯祖的,其實何嘗瞭解湯顯祖?自以為是看過一點梅蘭芳和俞振飛的,我的耳朵卻是近乎聾的。青春版「牡丹亭」將我丟失了許久的「靈魂」招回來了。它站在美學的高度,以其對湯顯祖作品的精准的詮釋,以綜合了詩書琴畫和舞蹈的昆曲美學形式,實現了「回歸雅部」的宗旨。這並非僅僅是個人的志趣,更是一個民族的文化傳統和經典藝術在當代的還魂和復活!
  這部經典2004年從蘇州大學出發,經過北京大學、北京師範大學、南開大學等大江南北著名高校的公演,又走出國門,遍歷歐美東瀛著名學府、藝術殿堂的洗禮,所到之處,觀者迷醉欲狂,佳評如潮。今年十二月八日至十日,青春版「牡丹亭」將在北京國家大劇院迎來它的第二百場演出。近八年精益求精的錘煉,重回京城舞臺的「牡丹亭」,將是一個文化之饗宴,藝術之盛典。
                                                               2011年11月26日於廣州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