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日志

 
 
关于我

我想做青春版的牡丹亭,我有几个宗旨。第一个我相信昆曲是一个古老的剧种,它是有很强韧的生命力的,所以我们要把昆曲的青春生命召唤回来,我们做这个戏第一个目的是这个。第二个因为这个剧本身《牡丹亭》本身就是歌颂青春,歌颂爱情的,歌颂生命的这么一个戏。女主角16岁,男主角这个20岁,做了一场那么美的梦,梦中相会,完全是歌颂青春,青春之歌,我想大学生,年轻人看了可以认同,因为他正在恋爱中,非常的浪漫。中年的人观众看了可以回忆,因为每个人都有一段。老年人看了以后呢,就是追忆,很遥远的时候,也有青春过。

网易考拉推荐

梅子半黄时,玉簪微醒醉梦——记岳帅北大昆曲课  

2011-05-16 08:56:00|  分类: 昆曲传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子半黄时,玉簪微醒醉梦——记岳帅北大昆曲课

                                     齐天琪

 

    5月14日,于北大初见岳帅。是日晚,情思辗转,至于整夜失眠。突然想起《偷诗》里的一段词:

    旦:你自己睡不着,与我什么相干? 生:啊呀相思!

    哈哈。

    朋友说,岳帅太萌了,《湖楼》《偷诗》这几折,怕是俞先生当年,也无如此风采。

    白先勇老师说,《玉簪记》是岳老师的一个绝活儿。

    俞振飞老师说,《玉簪记》这戏改的好,像是原来就应该是这样。

    岳老师的确是太“萌”了,她塑造的柳梦梅、潘必正、陈季常、秦钟、裴少俊、司马相如……每一个都个性鲜明,细腻感人,虽都是俊俏书生,风流态度,却各有特色,绝无重复。在这些角色中,我最痴迷的也正是岳老师塑造的潘必正。5月14日的讲座,岳老师将自己演《玉簪记》的心得体会同大家分享。

    《琴挑》一折,白口不多,生旦之间的情愫暗生与多番试探都是用曲子表现出来的,说实话如果演不好,戏很容易显得“温”。但是岳老师塑造的潘必正却很有层次。首先,她对潘必正的定位是一个至情至性,一腔热忱的少年,风格要健康清新,绝不能流于轻浮油滑。她改掉了原来戏中潘必正偷闻妙常身上幽香的动作,改为痴觑她弹琴的纤纤素手,她去掉两次的碰肩动作,改为用肘部轻触,变挑逗为试探。她一个“挨身而进”的动作,取法多人,精雕细琢……在保留尊重原来精华的基础上,自补造化,再造风流。岳老师真正是在用心,用头脑去唱戏,不经过深思熟虑,绝不轻易改戏,每一个改动都慎之又慎,务求深契人物与剧情,达到浑然天成的境界,这是最最让我感 动与敬佩的地方。

    《问病》一折,小生的一支【山坡羊】非常好听。而他唱每一句,台上的四个人——潘必正、妙常、姑母、进安——都有不同的神情、态度、动作,姑母一边念经,一边糊里糊涂听侄儿诉说;潘必正明着是向姑母述说病情,暗地里同妙常暗通款曲;妙常忧心如焚,泪光点点;进安顽皮淘气,总找机会捉弄二人逗趣。四个人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一个丰富动感而又异常和谐的画面。

    《偷诗》一折最是活泼可喜,潘必正发现妙常诗中情意万般,芳心尽露。因此将她的心事逼出,二人定情盟誓。这一出两个地方给我印象最深。一是潘必正进入妙常卧房之前下意识的警惕的向四周看了一眼,二是进门后将房门顺手带上,这两个动作略去似无伤大雅,也不会有人说你错,但确是最符合当时人物与情境的下意识反应,仔细想来十分传神精巧,好处难以言明。还有一处改动,原来妙常唱“倦体轻盈倩谁扶起”时起身,潘必正坐在她的座位上,用手拦腰一抱,妙常就倒坐在他的腿上,我看沈传芷老师的录像,似乎就是这么演的。岳老师认为这个动作不雅,略显轻浮,遂改抱为扶,用手臂从腋下托起妙常的双臂,我认为改的合情合理,符合人物形象。

    《秋江》一折由于时间关系,岳老师没能展开讲,甚憾。可能出于对观众耐心的考虑,岳老师的秋江大的曲子只唱了【小桃红】和【五般宜】,强力建议能恢复拿掉的【下山虎】【五韵美】等曲子,真的非常好听。岳老师不妨相信我们这些观众,既然走进剧院,就是怀着对昆曲的极大热忱,绝对能坐得住的。

    由于对岳老师的痴迷,我自己常常对着录像听她的一字一腔,模仿她的一招一式,心想着有一天能见到她一面,也能像她一样演一回小生,演绎一回那些情生情死的才子佳人的故事。本来以为这只是我自己的一点痴心妄想,没想到居然一一实现。蒙各位领导、老师的抬爱,我在校园版《牡丹亭》中,能演出柳梦梅一角,并见到了我最最痴迷的岳帅,个中心情,难以言说。讲座结束后,我跑上向岳老师要签名,求合影,索拥抱,真想黏在岳老师身边,希望岳老师不要被我“疯狂”的吓到。当我给岳老师献花的时候,我说祝您青春永驻,当时自己突然有点眼泪汪汪的,多希望能见到您永远年轻,继续在舞台上塑造哪一个个如此可爱迷人的形象,演绎一个个感人至深人的故事。

    梅子半黄时,玉簪微醒醉梦。段克己的【诉衷情】,用在此处,居然如此契合,谨以此文纪念初次见到岳帅,祝您永远年轻,青春永驻。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