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日志

 
 
关于我

我想做青春版的牡丹亭,我有几个宗旨。第一个我相信昆曲是一个古老的剧种,它是有很强韧的生命力的,所以我们要把昆曲的青春生命召唤回来,我们做这个戏第一个目的是这个。第二个因为这个剧本身《牡丹亭》本身就是歌颂青春,歌颂爱情的,歌颂生命的这么一个戏。女主角16岁,男主角这个20岁,做了一场那么美的梦,梦中相会,完全是歌颂青春,青春之歌,我想大学生,年轻人看了可以认同,因为他正在恋爱中,非常的浪漫。中年的人观众看了可以回忆,因为每个人都有一段。老年人看了以后呢,就是追忆,很遥远的时候,也有青春过。

网易考拉推荐

许培鸿作品展—牡丹亦白  

2013-12-17 09:29:00|  分类: 青春版牡丹亭,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湾摄影师许培鸿做客羊城,分享青春版《牡丹亭》掌镜8年故事

许培鸿作品展—牡丹亦白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许培鸿(Hsu Pei-Hung)台湾著名摄影家,作品广泛涉猎于戏曲、音乐、舞蹈、世界人文、地理等系列。二十多年的摄影生涯,以易感的心与之交会,以“入戏”的方式在异地上重新审视自己。2004年艺文界盛事莫过于白先勇监制的青春版《牡丹亭》,因许培鸿对美的绝对坚持获得白先勇的认可与信赖,负责整体纪录摄影创作至今,投入八年昆曲作品的积累达到二十几万张。许培鸿将新的视觉元素注入传统之中,让传统与现代激发出新生命,所拍摄青春版《牡丹亭》的作品珍贵地将中国最古老、最精致、最经典的昆曲表演艺术纪录保存了下来,开创了戏曲史上拍摄的新纪录。

 

许培鸿作品展—牡丹亦白广州方所记

许培鸿作品展—牡丹亦白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许培鸿作品展—牡丹亦白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摄影/许培鸿

许培鸿作品展—牡丹亦白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摄影/许培鸿 

许培鸿作品展—牡丹亦白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摄影/许培鸿 

许培鸿作品展—牡丹亦白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摄影/许培鸿 

许培鸿作品展—牡丹亦白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摄影/许培鸿 

许培鸿作品展—牡丹亦白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摄影/许培鸿

 

【南方都市报 / 5月10日】记者李晓瑛 实习生王雨
牡丹亦白赌一瞥惊鸿

摘要:这部昆曲看过多少回,许培鸿早忘了。每句唱词,他都烂熟于胸,甚至闭上眼都知道丽娘是颦是蹙、梦梅是喜是悲。8年光阴,他手中的镜头始终反反复复对准青春版《牡丹亭》。拍摄的照片超过20万张,他把每一次按快门都当作第一次。

许培鸿作品展—牡丹亦白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8日晚,许培鸿在方所分享他用镜头纪录青春版《牡丹亭》的历程。 方所供图

 

许培鸿作品展—牡丹亦白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许培鸿作品《翩翩飞舞》。

 

许培鸿作品展—牡丹亦白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许培鸿作品《冥判》。

嘉宾出场
  许培鸿,生于1965年,祖籍基隆,长于台北,台湾著名摄影师。作品广泛涉猎于戏曲、音乐、舞蹈、世界人文、地理等。因对美的绝对坚持,获得白先勇的认可与信赖,2004年起负责整体纪录摄影青春版《牡丹亭》的创作和演出。
  这部昆曲看过多少回,许培鸿早忘了。每句唱词,他都烂熟于胸,甚至闭上眼都知道丽娘是颦是蹙、梦梅是喜是悲。8年光阴,他手中的镜头始终反反复复对准青春版《牡丹亭》。拍摄的照片超过20万张,他把每一次按快门都当作第一次。2004年至2012年期间,台湾摄影师许培鸿受当代著名作家白先勇之邀,为昆曲——青春版《牡丹亭》掌镜。白先勇曾说,这部戏能走到今天,许培鸿功不可没,很多人是看了他的照片,才想去看演出的。
  8日晚上,48岁的许培鸿来到广州方所,分享《牡丹亦白》摄影集。紧身的黑西装,让他显得高且瘦,一头蓬发,艺术感十足。透过一张张照片,许培鸿把昆曲的情、《牡丹亭》的魅力和他的内心世界,一并传递给观众。

中了昆曲的“毒”

  “这张真美,你看你看,还有这张!”当天前往方所听讲座、看展览的观众,有钟情于昆曲的,也有对昆曲一无所知的。眼前的照片,让人瞬间忘了时间、忘了自己,仿佛穿越到那个才子佳人的年代。
  从前,许培鸿也没有想过,昆曲可以如此动人,直至青春版《牡丹亭》来台北演出。白先勇邀他前往观看。“哎呀,真没想到,它里面的诗词和意涵是那么丰富、那么美。”一场下来,他觉得自己就好像“中了毒”那样。
  关于《牡丹亭》这部戏的台前幕后,白先勇和许培鸿有过比较深入的交流,甚至坦承存在经费不足的问题。白先勇后来提出,希望让他来负责该戏的纪录摄影,许培鸿很快便答应了。
  “白老师对文化艺术的认真,让人敬佩,我对此也十分认同,做艺术本身并非为了利益”。4天后,许培鸿就跟着剧组启程去苏州,拍摄第一套园林照。

大雪天陪演员穿单衣

  许培鸿还记得,那是寒冷的二月天,在苏州园林里为男女主角拍摄的剧照。演员们化着浓厚的妆、扎着头发贴着片很不舒服,单薄的戏服也不御寒。
  “经验告诉我,拍摄动作得快,不能拖太久,演员的精神耗光了,照片就不可能传神”。许培鸿脱下外套,和演员们穿厚度差不多的衣服。“当我觉得寒冷,就会全身贯注、加紧脚步来拍”。
  纷飞的大雪中,白衣的柳梦梅两手握着一把暗红色的油纸伞,卧在苏州园林的石头旁,睨视前方……拍完后返回台北。隔天晚上,白先勇要观览拍摄的效果,出版社、设计师等各路人马,屏息等待白老师的观后感。
  “他点头赞‘美’,大家才松口气”,许培鸿笑着说。于是,这批照片变成了海报、宣传单、节目单……许培鸿就这样,为《牡丹亭》展开了一遍又一遍的纪录,从2004年到2012年,仅拍摄的演出就达200场之多。

“赌”一个surprise

  8年,一个足以让孩子长成大人的时间,许培鸿却对同一部昆曲,进行没有间断的拍摄。“拍了这么久,你腻了么?”这个问题,有人问过他,他也问过自己。
  一幕戏,第一次拍很“新鲜”,第二拍很“享受”,第三次拍就会“担心”还有没有更好的角度。许培鸿却把这一切看作挑战,并打心底珍惜这样的挑战。
  有时为了思考某个镜头该如何把握和创新,他在拍照之前还会睡不着觉。“机会转瞬即逝,我要赌一个surprise(惊喜)的出现”。
  黑色的背景,已化作鬼魂的白衣杜丽娘提着灯笼在园子里游荡。“这段戏是非常有感情的,但是从摄影角度,怎么拍都感觉太素了”,绞尽脑汁的许培鸿想用镜头把戏中的感情凝固。于是他使用慢快门创作出《魂游》,杜丽娘从胸前挥动水袖,划过脸颊,而面孔并没有被水袖遮盖住。“那一瞬间,我赌到了,很难有下一次。”
  有些绝好的照片,甚至是拍了六七年才捕捉到的,比如《翩翩飞舞》。杜丽娘的白衫裙上绣了许多彩蝶,定格的瞬间,男女主角水袖的缠绵,交织出蝴蝶之美。许培鸿在介绍时掩饰不住兴奋,“那是尝试了成千上万次,才在后台布幕缝隙间拍摄到的,完全是惊喜。”

   
对话

“我不会要求他们摆拍”

问:对着同一部戏曲,拍摄数百次,超过20万张照片,很难相信没有疲倦感。
答:一开始投入到这个创作中,如果是为了赚钱,那很快会疲惫,但如果是因为喜欢这个表演,

  就不一样了。剧组的经费其实很紧张。我从来没有想过“又要拍”的问题,反而整天担心还

  有没有机会拍下一场。
问:你拍的照片都很唯美,有后制吗?会摆拍吗?
答:绝大部分是当下抓拍到的,没有进行后制。我和演员们都很熟,但是我不会要求他们摆出我

  要的姿势。我的原则是,在忠于自然的条件下注重构图,抓住最美的一刹那。
问:拍摄中,最困难的是什么?
答:最大的难处在于文化和精神的相融汇。比如,你可以投注一整天的时间,等待大自然最美那

  一刻,却不能要求舞者为你舞蹈一整天,只因为自己迟迟未按下的快门。
问:《牡丹亭》拍了那么久,你有什么心得吗?
答:拍得越久,作品越多,我越得意,相对的我也越珍惜。因为戏演得再怎么好,总有句点的时

  候。演员也会老,会有新的演员出来。但是经典一旦抓到了,就会变成forever(永恒)。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