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日志

 
 
关于我

我想做青春版的牡丹亭,我有几个宗旨。第一个我相信昆曲是一个古老的剧种,它是有很强韧的生命力的,所以我们要把昆曲的青春生命召唤回来,我们做这个戏第一个目的是这个。第二个因为这个剧本身《牡丹亭》本身就是歌颂青春,歌颂爱情的,歌颂生命的这么一个戏。女主角16岁,男主角这个20岁,做了一场那么美的梦,梦中相会,完全是歌颂青春,青春之歌,我想大学生,年轻人看了可以认同,因为他正在恋爱中,非常的浪漫。中年的人观众看了可以回忆,因为每个人都有一段。老年人看了以后呢,就是追忆,很遥远的时候,也有青春过。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2013-06-21 18:34:00|  分类: 昆曲传承计划2013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 题:昆曲新美学:传统与现代的结合
           以青春版《牡丹亭》与新版《玉簪记》为例
      主讲人:白先勇 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荣退教授
              北京大学兼职教授
              青春版《牡丹亭》、新版《玉簪记》总制作人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陈均老师:各位同学,各位朋友,今天我们课程的发起人、主持人白先勇老师来到这儿,我们都非常高兴。白先勇老师他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和名声相信大家都知道。另外一个方面,白先勇老师对于昆曲发展的作用,在这些年来日益被大家所证实,比如说他的青春版《牡丹亭》,经过八年时间演出了二百多场,已经在中国的社会中起到了很大的影响,而且种下了很多的种子。白老师曾经说过,他希望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够有一次机会看到昆曲。而且我要告诉大家的是,自从2009年白先勇老师和叶朗老师,以及北大校长发起了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之后,白先勇老师的理念是从送戏到大学,现在就转向成昆曲在大学,也就是昆曲进入到我们大学的教育体系中,也就是说让大学生都能够上昆曲课。通过一种非常好玩,非常轻松的方式,不仅能够得到学分,而且能够得到中国古典文化的熏陶,这也是一件具有重大意义的事情。
  我记得我在看青春版《牡丹亭》在美国演出的纪录片的时候,里面有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白老师说“你们在改写历史、创造历史”。现在在白先勇老师的倡导下,在北京大学、苏州大学、香港中文大学,也曾经在台湾大学,都创立了昆曲课程,这样其实在中国的两岸三地这么多学校进行昆曲教育的局面,也是一个正在改写历史和创造历史的一个过程,我们都处在这样的一个历史之中。下面我们有请白老师开始讲座。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白先勇老师:各位同学,各位来宾大家晚安。非常欢迎你们来听昆曲课,在座的都知道,上个世纪初在北大这个地方,有几位国学大师,像俞平伯先生,还有吴梅先生,他们都在北大教授昆曲的。老校长蔡元培还自己带着学生去看昆曲。我想当时蔡元培校长,还有俞平伯先生想要学生对昆曲的欣赏认识程度,都有一番新意。就是说,昆曲的确在我们的中国文化中传递它的审美高度。所以我想昆曲课在大学里面作为一个美育课程,是很要紧的!当然我前前后后9年了一直在推广昆曲,中间有一个主题就是“昆曲进校园”,我知道如果昆曲没有学生观众,没有大学的观众,没有前途的。反过来,刚刚陈均老师讲过,我真的希望我们中国的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至少在一生中有一次接触到昆曲,由于接触到昆曲,接触到我们中国传统文化的美。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青春版《牡丹亭》演出盛况 / 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 / 2009年     摄影/许培鸿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新版《玉簪记》演出盛况 / 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 / 2009年     摄影/许培鸿
      
    我这么几年来,最感动的有几次。一次就是2009年我们在北大第三次演出青春版《牡丹亭》的时候,青春版《牡丹亭》和新版《玉簪记》一共是五场,在北大百周年纪念讲堂,有2000多座位的地方。那一次是12月底,零下9度特别冷的几天,我是南方人,到这里来,温度受不了。我们的戏是大戏,三个钟头的戏,演出一唱唱到晚上十一点,观众看到十一点,看完了以后那些学生不肯走,零下9度,排长龙等着我,我觉得我冷得想要睡觉了,看到那么多学生脸上发光,好像参加了一种文化的仪式,精神上一下子提升了一样。他们等着我,我想是不是要让我签名什么的,他们有几位跟我重重地握了一下手说:白老师感谢你!带来这么美的东西!这个话真的很感动我,我想,同学我就是等你这句话呢。
  接触到美的同学被感动了,这个美是中国文化的美。不错,你们今天看芭蕾舞,或者你们听西方的古典音乐,或者是歌剧,也感动了,但是感动完了以后,你的结论是那种西方文化的美。当然文化应该是普世的,但普世还是有分别的。我们欣赏昆曲,被昆曲感动的时候,那种感受不一样。我在西方住了几十年,我也看了他们的表演,我喜欢好的,但是我看昆曲感觉不一样。这时候就好像人家问我说你的家乡在哪里?我是广西桂林人,我很小就出来了,在台湾也住了一阵子,在美国住了很久,然后问我家乡哪里,我一下子答不出来。不是地理上的,我说我的家乡是中国传统文化,我回到中国最传统的文化,我觉得好像回家了。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青春版《牡丹亭》演职人员合影 / 英国伦敦 / 2008年        摄影/许培鸿

  2008年我们到伦敦演出,演了6场,你们知道伦敦是世界演艺中心,跟纽约一样的。我们去演出,剑桥的、牛津的学生都跑来看,看完了我又有一次很深的印象。有三个年轻人,一个女孩北京来的,一个是香港来的,一个是台湾来的男孩子,那两个是女孩子见到我激动得讲不出来话了,看到那个男孩子的眼睛红红的,刚刚哭过了,他们看青春版《牡丹亭》看完了站起来拍手十几分钟,我想那几个年轻人看到自己的文化在异国伦敦大放异彩,这种感动就很复杂了。他们也很激动,说:白老师你们把青春版《牡丹亭》带到伦敦来了,这么美的东西!
  我觉得如果要我用最简单的词形容昆曲,两个字:一个是“美”,一个是“情”。第一是它的音乐美得不得了,表现方式非常非常美;第二个是它的内涵充满了中国人的感情,不光是男女之情。有的人说昆曲是“才子佳人”,不仅如此。昆曲很复杂的,其实有很多我们民族的情感蕴含在里面。这两个字一个“美”,一个“情”,恰恰是我们现在最需要的。
  我们这个民族我觉得从19世纪开始,内忧外患,被外来的文化冲击,自己四分五裂,我讲一句话是整个民族的灵魂有点失魂落魄。从19世纪我们中国传统的文化衰竭下去了,我们几乎在世界文化上面失去了发言权,几乎都是西方在主导。他们的文化尤其在表现艺术上面,几乎主导整个世界。我刚才讲得非常轻松,其实有一种失落,有一种不安,这个都是我们的文化失落的原因,所以我们今天非常需要怎么去把我们的文化寻回来,我们有过非常辉煌的过去,有过几千年的传承,真心不错了。有的文化被僵化了,有的已经跟不上时代了,但是它的根、它的力量在那,我们怎么去把它发挥出来?这是我们当今二十一世纪,尤其是在座的同学们,最重要的任务。外面来的人讲到五四运动,讲到北大,非常兴奋,说这(北大)是摇篮啊,这是当年新文化产生的地方,如今我们快一百年了,(希望)北大同学一百年之后再来一次,再创造我们自己的新文化。
  我不辞千里而来,从美国飞到北大,就是希望北大成为全国的龙头,我在想如果北大的学生们对自己的文化有了认知,这很要紧的。我们2005年就到北大来演《牡丹亭》,演三次,我觉得非常的重要,希望从这里开始,我们把过去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美”与“情”唤回来。我们对美的追寻很要紧,中国文化里面有一套美学的东西,中国人对美的那种认知,你看看我们从前的艺术品,看看我们的昆曲,非常美的,我们就是自成一个系统的美学,只是我们上个世纪以来,被西方强势的文化,一下子压倒了,有时候不自信,对自己很美的东西,需要自己去承认。我看到西方有很多对美的表现,的确也会感动,看来看去发觉回头一看,自己后院的这个牡丹花最美,就是自己的昆曲,自己的《牡丹亭》,美得不得了。这样子一来,我想跟同学们分享一下,可能这条路也是必须走的。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我们年轻的时候,也在寻找一条文化的重建之路。其实我在大学的专业是学西方文学的,现代主义的那些东西,那时候我们的老校长是傅斯年,把老北大的风气带过去了,这使我们对“五四”时期非常向往的,“五四”时候创造新文学,这事我们自己也在想着,我们的校长办《新潮》杂志,所以我们这伙人就办了《现代文学》。那个时候我们对西方有无限的好奇,也对它们很崇拜,的确西方的文化成就是了不起,使我们对西方文化探索。就像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都是这样子的,后来慢慢走了这条路,再回归,对自己的文化就有了一种新的看法,一种新的视野,一种比较。对自己文化美的地方更加的有自信。对于他们(西方)的文化,他们的选择,也有了一个比较的眼光,所以我觉得我们也走了一大圈路了,不过后来,大部分都回归到自己的领域来。所以我今天也是和你们讲课,也是分享一下我们的经验。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今天我讲的主题是“昆曲的新美学”。我的看法是,一种表演艺术它如果要存在、要发扬、要光大的时候,必须反映当时一些观众的审美观。如果它跟当时观众的审美观脱节了的话,引不起共鸣。我们这个昆曲是明朝时候,从晚明开始兴盛一直两百多年,一直到乾嘉时期慢慢地衰落了下去,它独霸中国剧坛有两百多年的历史,还有一套非常完整、成熟、精美的美学。但是我们是21世纪了,的确我们客观环境都变了,从前演昆曲的时候,所谓的厅堂版是在客厅,在苏州园林里面,什么拙政园,和他们的厅堂里面。那时候没有电灯,是自然光,或者是蜡烛,我们现在新式的舞台,我们的灯光都是用电脑控制的,完全都变了。所以我想现在的美学,现在的昆曲根据客观环境的变化也要变,可是在变的时候,它的根基在那里。当然昆曲本来那一套非常成熟,那个美学的东西不好丢掉的。所以怎么转变?我做青春版《牡丹亭》深有所感,我今天稍微讲讲制作上对美学方面建设的过程。
    我先讲讲昆曲有它自己的一套美学,基本上它是一抽象的、写意的、抒情的、诗化的,这几个是不会变的。它是抽象的不是具像的,它这个美学。你看看我们的戏曲,我们在舞台上面的道具非常简单的,一条河,指一下就是一条河,再指一下就是一座山,现在他们那个西方歌剧,写实的,真的把马、骆驼拉上(舞台)去了,真的到金字塔下面演了。我想,那个是西方的写实,东方的,尤其是昆曲是抽象的,舞台上有无限的可能。一张椅子,可以当城墙。所以它非常非常灵活,因为它是抽象写意的,所以它很注重表演,它是抒情的,跟诗化在一起。可以说我们中国的文学,我们抒情诗的文学非常的成熟,昆曲到了已经在音韵方面非常讲究的时候产生的,所以昆曲大家已经知道一些了,它都是曲谱,它都是曲牌,每个曲牌都是一些诗,韵文。这个是从唐诗,宋词,元曲这一套下来的,所以文学的含量特别的厚重,所以它是非常抒情、诗化的,这样的美学。这套东西不能去改变它。这是它本来的性质如此,我们大家都知道昆曲是产生在昆山,也就是苏州那一带,是江南文化,苏杭那一带甚至于他们的风景,整个的人文都是基于这套东西的,抒情的,诗化的,你看他们的吴门四大家的画就是如此,诗的风格也是如此,整个昆曲它的美学要素是如此。
    可是昆曲也有它的四功五法,唱念做打,它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这一套东西非常成熟,已经非常有风格化,这套东西是昆曲的本质。可是我刚才讲了,我们的客观环境变了,是现代的舞台。当然我在做青春版《牡丹亭》的时候想,如何把这个几乎快六百年的这一套古老的表演艺术放在现在的舞台上,再让它重放光芒,而不伤原来的美学的东西。这是我们原来做青春版《牡丹亭》最大的挑战。我们用电脑的灯光,怎么用法?你这个灯光还是要电脑控制,用得好的话,非常地美,可以跟着音乐把这个剧情带进带出,用得不好,你灯的颜色差一点,或者是速度差一点,就破坏了。如何把现代跟传统结合起来?如何把原来的那套昆曲的美学结合到现代的舞台?现在用电脑控制的舞台,现代西式歌剧式的舞台方面,这是很大的挑战,也是我们最大的挑战。
  大家可能看过一些戏曲演出。我们的戏剧都发展到了瓶颈,都想创新,觉得自己原来的表现方式老旧,吸引不住观众,怎么创新?的确有不少创新的曲目。京剧也好,其他的剧种也好,昆曲也好,成功的例子很少。如何把现代跟传统结合起来,又让它重新能够融合在一起,变成新的一种美学,一种新的文化,很难很难的。
  当初我们做青春版《牡丹亭》,我们是结合了两岸三地到顶的一些艺术家,有表演艺术家、音乐家、设计师……我们集在一起。然后来把这个新的《牡丹亭》的设计,整个的理念,把它激发出来,我们前前后后花了很大的功夫。我们开始编剧,我是编剧小组的召集人,我们一共有四个人,另外三位都是汤显祖专家、《牡丹亭》专家,这几位看他们的背景都很有意思,有的是中文系博士,中文系毕业的,有的是外文系毕业的,留美的、留法的,我们聚在一起。一开始的时候,我们的理念是怎么把这个剧编起来,那个观念非常的重要。我们有一个原则,因为汤显祖的东西,是经典中的经典,绝对不能够损害他的精神。我们有一个原则,不去增加它。我们把55折删成27折,绝对不去动汤显祖的原文,因为他的诗词太美了,已经到顶了。除非你比汤显祖写得更好,才能去改他的。如何把55折剪接起来,我们像做一个电影一样,电影好比有几千折。
  他要表现什么?第一个是“情”,我们就围绕着这个主题,把这27折编出来。我们在编的时候完全会考虑剧场的效果,这一场应该在哪里,这个主题怎么样,花了很大的功夫。专家有一个毛病,知道太多。每一章都背得出来的,所以我们几个人,吵吵闹闹,编了几个月。不过有一点,我们的观念都是一致的,编出一个能够适合于现代舞台的这么一个剧本出来。
  那编好了剧本,我们一看这就是汤显祖讲的,他的主题在这里:“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怎么把这一出戏编成一出“爱得死去活来”的悲喜剧,这是我们的一个工作,如何表现这个东西。
  这是我们的理念,可是到了要上舞台的时候,这就挑战大了。服装、灯光、舞美,整个的音乐,各种细节,我们都要考虑到。刚刚讲如何适应现代的舞台,要在现代的舞台上把古老的这个剧,使它最美的东西表现出来,很大的挑战,不容易。这个昆曲本来就是明朝兴起的,你们大概也听了一些昆曲史的课了,它是明朝文化巅峰的产物,已经是我们中国文明非常成熟的一个产物了。那么,如何把它那种美表现出来?我们就花了很大的功夫,等一下我示范一下。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青春版《牡丹亭》12花神的服装造型             摄影/许培鸿

  第一,我们在服装上面下了很大的功夫,戏曲的服装非常重要,因为不光是表现性格,也表现了氛围、个性、情景,一切。所以我们一共设计了200套服装,都是苏州那些绣娘手绣的,苏州的刺绣是非常美的一种艺术。这个是我们的一些花神的服装,12个花神,每一个花神身上的花不一样的,都是用手绣出来的。为什么花神这么重要的?我们在编剧的时候,赋予了花神非常重要的象征意义。本来花神只是一个比较点缀性的(角色),可是我们给她非常重要的(定位)。因为《牡丹亭》是一个爱情神话,爱情神话里面,花神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一方面她们是呵护着两个情人,呵护他们那一段爱情的,这么一个作用。后来杜丽娘死的时候,花神又呵护她走向阴间。她回生的时候,花神又把她引导回来,到最后他们两个团圆的时候,花神再出来和他们一起庆贺。花神在我们这个剧里面,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所以我们给整个的服装赋予了很重的意义在里面。
  等一下我给你们看以前那个老一点的《牡丹亭》版本,那个版本花神手上拿的是一个塑胶花,装扮的像宫女一样。我们的花神就把花绣在身上去了,舞起来像一群舞蹈的仙子一样。它是一个爱情神话,所以做的整个的感觉要有神话的感觉。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青春版《牡丹亭·惊梦》 柳梦梅/俞玖林 杜丽娘/沈丰英         摄影/许培鸿

  再看《惊梦》中的服装,那是梦境,梦境里面我们用白的颜色。男主角因为叫柳梦梅所以他身上绣的梅花,杜丽娘身上绣的是蝴蝶,所以他们像“蝶恋花”。两个梦中情人,这是梦里面的一段爱情故事。他们用水袖,表现非常缠绵的境界。昆曲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抽象、写意的美学。在这一折里面充分地表现出来了,他们利用水袖,利用舞蹈。昆曲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无歌不舞”,唱一句一定有一个很美的动作配合它的。它是载歌载舞的这种形式,可以说把西方的芭蕾舞跟歌剧合在一起了,这么一种艺术。所以我们在这一对情人的身上,他们的衣服,他们的装饰,他们整个的舞蹈,有意思的。汤显祖在这一折里面讲了这样的故事,讲了杜太守的千金杜丽娘,一位16岁的小姐,待字闺中的小姐,有一天到花园里面游园,被春天感染了,做了一个梦,文学里面最有名的一个春梦,梦到一个俊俏的书生,和她在牡丹亭里面有一个幽会,这么一段故事。
    写可以写,怎么表现?怎么表现男女之间那种两情相悦,他写的诗词非常的露骨但是美得不得了。你就觉得男女之情应该如此,表现得非常美。舞台上怎么表现,这就是昆曲厉害的地方了。两情相悦的,鱼水交欢,这种情景怎么办呢?这就是昆曲的水袖,勾来搭去,眉来眼去20分钟,把这一折戏演足。用了非常优美的水袖的动作,象征性的水袖的动作,把这个男女之间(的情感)非常非常美地表现出来,这是我们昆曲很了不起的地方。
  后来我们在伦敦演完以后大受好评,《泰晤士报》有两篇剧评,他们平时很严苛的,但是他们看了这一折相当服气。他们没想到中国人在表“情”上,男女之情,表现得这么优雅,还有这么性感,只是几个动作缠来缠去,这就是昆曲美的地方,非常象征性的、抒情的感情,非常深刻的感情。“美”与“情”,我刚才讲的。美的形式,把非常浓烈的感情表现出来,美很要紧,不美的话,那个情也不美了,后来这个剧评说,想想看我们在舞台上表现男女之情。西方人写实的,男女之间在舞台上亲一下就很难弄了,的确是,亲得很优美怎么办,在舞台上真的很难,不要说两个人还要有两情相悦的意义在里面。
  杜丽娘在梦中,花神出来的时候,你看看这些花神唱的“千紫万红”这样的一段歌舞。汤显祖非常聪明,他写这一段的时候,男女主角水袖缠绵后下场,让花神出来,来庆贺他们两个人在牡丹亭那边幽会。这就是那些花神载歌载舞的原因,想想明朝挺大胆的,这样歌颂男女爱情。晚明的文化是很值得研究的,“情的解放”,那个时候宋明理学的发展,已经变得僵化了,对那种“存天理,去人欲”的要求,变成一种形式了。所以有一批思想家,汤显祖是其中之一,汤显祖高举“情的解放”,把僵化的那种感情释放出来,所以才有《牡丹亭》这种作品的出现。《牡丹亭》代表当时写情方面到顶的,但是后来又有一个更伟大的作品,《红楼梦》的出现延续了这个传统。但另外一个极端,也是同时出现了,那个时候精神肉体一起来,是晚明很有意思的一种文化,所以那时候的文学,戏剧非常的发达,非常的有创意,非常的大胆,非常的有突破性。而那时候的哲学思想,跟整个的社会发展起来。其实晚明的时候,商业很发达的。整个讲起来,他们有一种中产阶级的产生,对这种表演艺术,我认为是一种需求。
  所以汤显祖采用这个(花神),我们对这个花神煞费苦心设计,她代表一种美,代表一种神性。我们给你看看我们大师梅兰芳的一段视频。大家知道梅兰芳是唱京戏为主,其实京昆他们都有底子的。本来梅兰芳他学昆曲学得很扎实的。所以我在10岁的时候,在上海很偶然的一个情景下,刚好看到梅兰芳的《游园惊梦》,看了这一折从此昆曲就进了我脑子里面去了,那个时候觉得那个舞台不得了,梅兰芳很厉害,梅兰芳的功夫更是不得了。那个时候的舞台的美学。当然我们现在来看,觉得可能不适合现在的舞台了。我现在放一小段给大家看看,他们怎么处理这个花神的。在当时是摩登的不得了。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电影《牡丹亭·游园惊梦》 杜丽娘/梅兰芳 柳梦梅/俞振飞 1960年
   
  我看到这一段时我在想,那个美学在当时一定觉得非常非常美的,的确是,他们那个也很好看,那个时候表现的方式是这个样子的。我想所谓创新,有时候合适新的舞台的需要,有些地方是可以改的,但是不能随便改。我们那时候提出一个原则来,我说“尊重古典,但不因循古典;利用现代,但不滥用现代”,我们当时的原则如此。的确古典的精神我们要维持住,但是不是完全循规蹈矩的,不是完全的因循,一定要有创新的东西。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青春版《牡丹亭·离魂》 杜丽娘/沈丰英                   摄影/许培鸿

  我再举个例子,另外一折《离魂》,这是我们的设计。杜丽娘死了,她的灵魂要往阴间走去了,那么花神就出来护送她,怎么表示她去了以后还要回来的。杜丽娘是一个用情倍深的女子。她那一段感情还留在人间,我们怎么表现她?刚刚看那个飘带是白的,我们用了三次。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青春版《牡丹亭·惊梦》 杜丽娘/沈丰英                   摄影/许培鸿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青春版《牡丹亭·惊梦》 柳梦梅/俞玖林 杜丽娘/沈丰英       摄影/许培鸿

  第一次飘带是绿色的,表现春天来了,他们两个人在园里面相会。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青春版《牡丹亭·离魂》              摄影/许培鸿

    杜丽娘死了,飘带变成白色了。研究楚文化的话,大家知道那个招魂幡,我们常常用一些元素,能够表现象征性的东西。杜丽娘那个袍子好长的,一般的昆曲不会有这种服装,我们是破格的,表示她那个感情还要留在人间,她的感情还是鲜红的,我们用了好长的一个袍子,让她慢慢走向阴间,然后回头一笑,表示说我还要回来的。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青春版《牡丹亭·离魂》 杜丽娘/沈丰英                   摄影/许培鸿

  她死了以后,还要回来去追寻她那个梦中情人继续谈恋爱,所以我们在这个最后有个回眸,这是我们第一本最后一个镜头,我们一个追光打过去,再把光慢慢收了,这种是现代的手法。这种是可以利用的,但是不能随便用,真的不能随便用。而且一般的戏曲,它的上场和下场一定有规矩的。我们这个27折,我们想如果每一折都这样上下,太单调了,我们有时候会破格。刚刚那个杜丽娘走向阴间是破格的,是往中间走的,黑幕打开,我们还有一个翘板,越走越高,(好像)进到了冥府,这种是现代舞台可以用到的地方,破格的地方,但是不破坏它原来的精神,这是我们很费脑筋想到的东西。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青春版《牡丹亭·言怀》 柳梦梅/俞玖林            摄影/许培鸿
   
  再讲一个,这一折叫《言怀》,真实的男主角上场,上场的是梦中情人柳梦梅。真的有一个书生在岭南,他就叫柳梦梅,他是一个落魄潦倒的书生,是柳宗元之后。他是一个落魄书生,怎么样表现他是名门之后,他又是书香世家的。这一折我们怎么设计呢?我们用书法设计,这就合适了,用的是什么呢?用的柳宗元的《袁家渴记》,用古典和现代合起来。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青春版《牡丹亭·言怀》 柳梦梅/俞玖林            摄影/许培鸿

  男主角柳梦梅身上衣服的设计是竹子,就是四君子,表示他的个性。所以衣服的设计,背景的设计,都要合适。
  《牡丹亭》暂时讲到这里。我们今天要给大家示范一折。我给大家介绍我们的两个演员,我们这一折非常有名的,是《惊梦》里面开头的《游园》。大家都知道《游园》讲的是绚烂的春天,其实是这种三月天,杜丽娘跟小春香在书房里面念书,这下子把杜丽娘的心勾动了,这么好的春天,在书房里面念书,小春香就把她们两个弄出去就到院子里面去了,园子里这个花是姹紫嫣红开遍。杜丽娘16岁,产生了很多很多对春天、对生命的渴求,对爱情的苏醒,都在这一段里面。怎么样表现这个呢?《游园》是非常有名的一折,我们请到了青春版《牡丹亭》的杜丽娘—沈丰英,和我们永远的小春香—沈国芳,让她们两个给我们表演一段《游园》,看看有多美。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青春版《牡丹亭·惊梦》 春  香/沈国芳  杜丽娘/沈丰英

杜丽娘:春香。
春 香:小姐。
杜丽娘: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春 香:便是。

杜丽娘:【皂罗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
    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春 香:小姐,那是青山。

杜丽娘:【好姐姐】遍青山,
春 香:小姐,这杜鹃花开得好盛啊!
杜丽娘:啼红了杜鹃,
春 香:那是荼蘼架。
杜丽娘:那荼蘼外烟丝醉软。
春 香:是花都开,惟有牡丹花还早呢。
杜丽娘:那牡丹虽好,他春归怎占的先,闲凝眄。
春 香:小姐,那莺燕叫的好听啊!
杜丽娘:生生燕语明如翦,听呖呖莺声溜的圆。  
   
  如果是在剧院的里面,灯光一打非常漂亮。你们后面看得清楚吗?因为这边的灯据说电力不够,所以不够亮。所以你们刚刚看到,她们唱的时候,每一句都有一个身段的,等于说要把歌剧跟芭蕾舞的两种功夫统统要学会,扣得很紧的。我们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我看他们练了一年,深深感受到。你不要看杜丽娘那两下,她的水袖甩的时候,这个《牡丹亭》给沈丰英磨出眼泪来了。张继青老师很严格的,一点一点教,杜丽娘那个水袖甩上去的时候,一不到位就要重来,非常非常地严格训练。我想不下于芭蕾舞那种从小开始的训练,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有规范,所以那个春香跟小姐之间的契合,非常融洽。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青春版《牡丹亭》第200场演出谢幕 / 北京国家大剧院 / 2011年     摄影/许培鸿
   
  在座的有没有看过我们青春版《牡丹亭》的?有啊。我们在北大演过好几次,在北京也演了好几次。所以这个戏是好看的,非常美的一个戏,我们差不多演了210场了,我们200场的时候是在北京国家大剧院演的,那一场有没有看过?演得非常的到位,国家大剧院的设备好,演得也非常好。整个《牡丹亭》的确是昆曲中美学达到很高度的作品。做了青春版《牡丹亭》以后,我们在想,昆曲一套这种新的美学,能够符合现代剧场但又保持原来的古典风格的东西已经有了,我们下一步怎么办?我们想再往前推。我们《牡丹亭》已经达到相当的高度了,怎么样再做一出戏,在美学上要超越这个,或者是另辟途径。我们思考、选择。选中了一出戏——《玉簪记》。这个相当的出大家的意料之外,这个戏演得非常的普遍,每一个剧场都在演,演得烂熟的一个剧。而且也有粤剧,广东戏也有,京剧也有,川剧也有,本来它原来的本质是昆曲的。明朝的高濂的本子,比《牡丹亭》早一点,《牡丹亭》是1598年,《玉簪记》是1570年的时候。这么一个的本子,高濂他是杭州人。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新版《玉簪记》                        摄影/许培鸿

    这个本子本身,写的是非常通俗的一个故事,中间也很有出乎意料的(情节),反映晚明那个时候的文化。讲一个落第的姓潘的一个书生,投到他的姑妈那儿,他的姑妈是一个老道姑,主持了一个道姑庵。他不好意思回家,他想在庵里面好好的学习再考,这个庵里面有一个道姑陈妙常,本来叫陈娇莲,本来是一个千金小姐。宋朝金兵入侵,家破人亡,父母都不在了,她一个人投奔到这个庵里面来。书生碰到道姑,在道姑庵里面发生了一段爱情。也相当的大胆,然后就被姑母发现了,马上把这个书生赶走:你快点去考试去,不要破坏我的清规。这个书生没办法只好走了。这个戏就妙在这里了,陈妙常知道这个事情以后,她又跳到另外一个小船上,追到江心了,两条船追来追去。追上了,这个陈妙常一跳,跳到那个船上面去,江中波涛汹涌的,不怕,就跳过去。两个人在江中间海誓山盟一番才离别,互相交换了信物,一个给玉簪,一个给玉配,所以叫做《玉簪记》。其实原来(的剧本)关系更复杂,原来两个人是指腹为婚的,但是战乱时候,刚好无巧不成书,就是这两个人在庵里面又碰到了,等于是缘定三生这样的,分开了再等他,当然那个书生中状元再来接她。
  但是这个戏编得好,中间这一段,到追舟这一段完了,让观众去想象,大概观众觉得他一定也会回来找她的。这么一个戏,演得非常俗了,这个题材也可能变得很俗,演得不好,就是书生跟道姑偷情这么一个故事。怎么把它的境界提高?这个“情”字还不止于这两个男女之间,变成世间之情。
  我们把已经演俗了的戏,把它提回来。昆曲属于雅乐,雅部,我们说有花部,就是皮黄这种戏叫花部,昆曲属于雅部,因为它的词雅,音乐雅,整个是一种雅文化的产物。但是呢,因为元代这么演下来,要符合一般观众的那种审美的东西,所以越演越俗,怎么样又回到雅部去?我们就要费功夫了。
  我们要想这是发生在道观里面的故事,可以把它变成有禅意的这么一个场所。怎么去设计呢?明朝那个时候,大家研究的很有意思的一点,是佛道不分的,道观里面也供佛,也供观音,而且这个陈妙常有时候也自称是尼姑,本来是道姑,她那个皈依的仪式,也是佛教的仪式。可见那时候是佛道不分的,清朝也是,现在也是,常常道观有佛教的神灵里面,怎么样在这个环境里面,把它变成一个高雅的有意境的一个戏。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新版《玉簪记·琴挑》 潘必正/俞玖林 陈妙常/沈丰英        摄影/许培鸿

  有一折很有名的叫做《琴挑》,陈妙常寂寞的一个人,她出家不是完全自愿的,她是因为战乱,她要投靠,所以她很寂寞。她自己弹琴的时候,书生听琴声了就来了,当时不能直接说,我对你、你对我怎么样。两个人你弹一首我弹一首,那个琴跟“情”同音,所以这两个人“以琴传情”。这一出戏非常代表昆曲,真的眉来眼去20分钟,两个人你揣摩我,我揣摩你,你挑我一句,我挑你一句,有意思。我们现在好莱坞片子一拍两响没味道了,这个东西要慢慢来,你看看,我们从前古时候的文化,琴棋书画,这是一套的东西,有琴,有书,有画。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新版《玉簪记·偷诗》 潘必正/俞玖林 陈妙常/沈丰英        摄影/许培鸿

  《偷诗》那一折,那个陈妙常是受过教育的,她写得一手好诗,她本来是千金小姐,她心中也爱这个书生,不敢表示,怎么办呢?写一首诗来表示自己凡心已动压不住了,写下来睡着了,潘必正跑来了一看,看她手下压着一个东西,把诗偷来看看,一看动凡心了,这个赖不了了,所以这样子才逼她透露两个人的感情。所以这一个以琴传情,以诗传爱,这个适合于琴棋书画这一套的符号的,也许我们利用书法,利用佛教文化,佛教的绘画,用这种东西,也许可以把这个意境提起来。
  在台湾有一个非常有名的书法家。她叫董阳孜,她在台湾(书法界)是一把手,是一位女士。她笔走龙蛇不得了的,她的字好大,整面墙都不够。最有名的是她的狂草,她把那个草书,已经到字画不分的地步,你看着好像是一幅抽象画。其实我们的书法,是我们这个民族文化里面最了不得的一个成就。如果要说我们这个文化是什么文化?最简短的一句话,我们的文化是线条文化。从我们的象形文字开始,中国的艺术家对于线条的掌握最有把握,最有创意的。西方是块状这种,我们线条从哪来呢?从我们的书法来的。我们的书法是最高的一种抽象画,我们这个书法家已经打破了书法的一种规矩了,把书法跟抽象画几乎合起来了。你看了不相信,她个子很小,笔很大,现在她的书法在世界都有名,她在巴黎、伦敦、纽约展览,很厉害。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董阳孜书法作品—《大象无形》

  大家看得出来吗这几个字?“大象无形”。的确大象无形。这个字非常代表她的意境,形体已经不能够拘束她了,我们用她的书法来当我们这个画的主轴,加上佛教的画。
  书法是我们最古老的艺术之一,我们在做什么呢?我们在做昆曲,昆曲本身也是古老的,有600年的历史,书法更不得了了。所以我们把古老的文化元素,运用到现在的舞台上,把这些古典的文化元素重新安排。这个舞台的调度很奇怪的,你前后放一下,马上意境不一样,马上现代感不一样。所以我们充分利用她的书法,我刚才讲了昆曲的美学中间很重要的一个要素是抽象的,我们的书法就是抽象画,所以我们用了她的书法。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另外一个我们也很了不起的一个艺术家,他叫奚淞。他自己是一个佛教徒,他禅修功夫很深,他以画白描观音出名,你看看他的白描观音。我刚刚讲我们的文化拿一个最简短的来形容的话是线条文化。他是一笔下来的,不能够抖一下,画这个画要入定的,所以我那个朋友,那个心非常的安定,一笔下来,不得了的。我们的文化了不起的地方。非常的简单,就是用墨,就是一个线条,表现了无限的想象。所以我们利用佛像。佛教的文化,也是古老的不得了,这个书法也是古老得不得了,我们用佛教的佛像,用书法。
  然后因为我们那个戏(《玉簪记》),我把音乐也另外想办法。本来昆曲的音乐是以笛子为主,笛子是主流,但是这个戏特别,现在的《琴挑》我把古琴的因素放进去了,古琴作为主轴。那个古琴也不得了,我们用古琴的时候非常的幸运,借到了一把唐琴,叫做“九霄环佩”,这个是唐肃宗即位时候的。那一把琴,别人都不能碰的,只准我们的古琴大师李祥霆先生能演奏,他也愿意为我们伴奏。那个古琴真奇怪,有共鸣,整个音就起来了,所以我们把古琴、佛像,还有书法放在一起,所以整个戏的意境一下子拔高了。
  我们的服装设计比《牡丹亭》更加简洁,这种极简主义的舞台,用最古老的形式,如何凑起来,如何赋予新的意义,这是我们最大的挑战。也牵扯我们整个的古文化,我们的古典绘画如何跳到21世纪,如何跟21世纪结合起来?这是很大的挑战。我们的书法也是,像董阳孜就超越了,就是把书和画合在一起了。我们整个中国有几千年辉煌的历史,怎么样赋予它现代的意义,而又能把古典精神带出来,我们做的《玉簪记》就是要想办法来尝试这个。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新版《玉簪记·投庵》                        摄影/许培鸿

  我们用几张图,看看我们如何用书法,用佛像来表现这个剧情。第一个,故事发生的地方是道姑庵,叫“女贞观”。“女贞”这两个字有一点的反讽的意义在里面。这些都是小道姑,这个后面是我们的背景。如果我们不用书法,我们要设计,怎么样设计呢?画一个道观,或者画一个道观门,都太拘,那个意境不够。你看“女贞观”三个字什么都表现出来了,后面的舞台就是三个字。昆曲最重要的一点是表演,它是一个表演艺术。所有的舞美,所有的东西都是为了表演服务,不能阻碍它。现在有些设计对我们的美学反其道而行,用了一排的道具,演员在那里根本演不动,桌子椅子一大堆,统统用不着。昆曲它是抽象的。这三个字就是一个道观,就够了,让它表演出来。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新版《玉簪记·投庵》                        摄影/许培鸿

  这个完了以后,佛经就出来了。这些小道姑诵经这一场,后面就是书法,用各种的书法来表现我们这个东西。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新版《玉簪记·投庵》                        摄影/许培鸿

  到了道观的时候,那个观音像出来了,观音是闻声救苦,我们给他新的意思,佛也重情,对人家的小儿女的情,在某种方面我们用了观音好像对这一对有情的男女反而是一种祝福。这个观音它慈眉善目看着你们调情,我觉得很有意思。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新版《玉簪记·琴挑》                        摄影/许培鸿

  这个也是《琴挑》的背景,这是一个字,荷花的“荷”字,把这个字一下子撒开了。因为唱词里面刚好是在荷花池旁边调情。莲花、荷花在佛教中也有特别的意义,我们整出戏都是以莲花为主要的象征,象征他们的生命,也象征他们的爱情在里头。我们用这个背投幕,这就是现在的科技,表演艺术也是必须跟现代科技结合。但现在科技很可怕的,它是一个怪兽,驾驭的不好可以吞掉你,我们用得非常的谨慎。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新版《玉簪记·琴挑》                        摄影/许培鸿

  后面我们用的“荷”字有几次的变化,让它不知不觉有所变化在这里面,所以你看的时候,也不会有单调的感觉。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新版《玉簪记·琴挑》 陈妙常/沈丰英              摄影/许培鸿

  陈妙常走出来了,走出来的时候那种意境在里面,整个有书法,整个那个天地就宽阔了,变成一种无限的了,不是有限的,不是框架的。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新版《玉簪记·问病》               摄影/许培鸿

  《问病》一折,这个潘必正得相思病了,他姑妈就去安慰他。这里有《心经》里面的两句话,你们看,“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当然有趣味在里面。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新版《玉簪记·问病》 陈妙常/沈丰英 庵 主/陈玲玲        摄影/许培鸿

  这是一个佛手,手里有一朵莲花。可能你们也似曾相识,有点像敦煌里面的(佛像)。不是随便用的,京戏,尤其是昆曲的手势兰花指,我们在怀疑最早是不是从印度舞蹈来的,印度的舞蹈有这种的手势,所以正好下面的手势和上面的画,是一个符号。
    我们的文化是线条文化,我们的书法是线条的,我们的绘画也是线条的,昆曲也是线条的,你看昆曲那些舞蹈,那些水袖动作,你把它画下来,就是一幅狂草,而且那个笛音就像抛物线似的,都是线条的。整个这种书法、佛像、昆曲都是一个符号,还是统一的。所以我们用在一起的时候,有一种和谐感,互相的加大了,这就是我们在追求的昆曲新美学。在这里如何把古典的元素重新安排,给它赋予新的生命。昆曲也是如此,我们并没有说什么创新,新的东西没有,是把古典的东西重新融合了。所以你看我们的这个《玉簪记》跟《牡丹亭》,觉得它既传统又现代,这就是我们要的感觉。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新版《玉簪记·偷诗》 陈妙常/沈丰英              摄影/许培鸿

  这折叫《偷诗》,他们的爱情渐渐成熟了。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奚淞作品 — 佛手莲花

  跟着《偷诗》我们有三次背景转换,莲花渐渐的开了,这个花开了,他们俩的爱情也开了。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新版《玉簪记·催试》               摄影/许培鸿

  这个是佛教里面的解脱印,潘必正要走了,这个佛手的解脱印送他走。我们怎么用局部表现全部?用整个的重新安排,给他一种新的意义,那个手势也是如此。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新版《玉簪记·秋江》                        摄影/许培鸿

  重头戏来了,最后这一个是《秋江》。除了《游园》以外,《秋江》也是昆曲里面经典的经典,你想想看,在江里面那个道姑一跳跳过来了,跳到潘必正的船上,两个人海誓山盟一番,非常缠绵的一出戏,他们两个人唱的时候,这出戏把内心的感情汹涌跟外面环境波涛汹涌合在一起,天人合一的境界。这个背景怎么办?拿什么表现这种?我们苦恼了很久。开始的时候,画点江水、芦苇都不对。后来拿一个剧目牌出来的,这一折叫《秋江》。我想给我灵感了,我把剧目的字打在后面去,一边是剧目,一边是书法,我们用了“秋江”两个字五次。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新版《玉簪记·秋江》                        摄影/许培鸿
  
  看得出“秋江”两个字吗?这个就是要送他(潘必正)走的时候了。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新版《玉簪记·秋江》                        摄影/许培鸿

  “秋江”又散开了,越泼越开。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新版《玉簪记·秋江》               摄影/许培鸿

  最后全部散开了,这是他们的感情最后解放了。这是我们中国的书画最高的境界,好简单,几笔,意境无穷。不需要什么骆驼、马这种东西,这就是一个“秋江”,就是一个江水浩瀚,非常汹涌的爱情,缠绵不舍的爱情,那一段唱的【小桃红】很美的,等一下我们请我们的演员表演一下。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新版《玉簪记·秋江》 潘必正/俞玖林 陈妙常/沈丰英 

潘必正:妙常,看这孤雁秋水,更添离愁也。
         
潘、陈:【小桃红】秋江一望泪潸潸,怕向那孤蓬看也。这别离中生出一种苦难言。
    恨拆散在霎时间,都只为心儿里,眼儿边,血儿流把你/我的香肌减也。
    恨煞那野水平川,生隔断银河水,断送我春老啼鹃。
   
潘必正:妙常,你随我同往临安去吧
陈妙常:潘郎,我此番送你,不为分飞怨,只怕你,
潘必正:妙常,我不是负心人啊

潘必正:【五般宜】想着你初相见,心甜意甜。
陈妙常:想着你乍别时,山前水前。
潘必正:我怎敢转眼负盟言?
陈妙常:我怎敢忘却些儿灯边枕边?
潘必正:只愁你形单影单。
陈妙常:又愁你衾寒枕寒。

潘、陈:哭得我哽咽喉干,一似西风泣断猿。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刚刚那个就是昆曲最高的境界,缠绵悱恻,一唱三叹,它的音乐也好,它的词也好,动作也好,它那种优雅,非常非常不同于一般的戏曲,所以叫回归雅部。我们配上了像这种的书法、佛像、古琴,把整场有600年历史的剧种,把它托高。我觉得它的美学已经超越了文化的阻隔,超越了语言的阻隔。我们到美国去过,到英国去过,到希腊、新加坡、港台,很不同文化生态地区的时候,反应一样的。我想那是因为它的美学的高度已经到了某个地步,难怪2001年昆曲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选为人类口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代表作,而且第一次选的时候就选中了我们的昆曲,而且是18个国家里面,昆曲排第一。所以我想联合国是有眼光的,我们的昆曲的确达到了那个高度,无论是在旧金山,在洛杉矶,或者在伦敦,或者在雅典,真的是不同的文化生态反应一样。
  我想刚刚你们也看了,感动人的,虽然我刚刚想把字幕打出来,可惜会投到演员脸上去,即使那个词不是太了解,不是听得很清楚,可是那个意境、那个音乐,你们已经知道了,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昆曲的确有它很特殊的美感。就是因为它的美学非常的高,而我们这种美学,要如何保存它,又发扬它,又适合于现代?我们开始做昆曲的时候,有些年轻人觉得,昆曲是我们爷爷奶奶看的。不,我想昆曲有它青春的生命,没有年龄的限制,我想老中青都会喜欢。我们中华民族很特殊的,我们的语言、我们的音乐,我们的表“情”的方式,刚刚你们看到的,是很特殊的,而且表现得那么好!那么雅!所以是非常难得的,我认为我们所有的中国的表演艺术里面,昆曲的美学最高。我想大家要好好爱惜我们这个国宝,这些年来,我推广昆曲快十年了,我自己是弄得精疲力尽,非常非常地辛苦,但是我听了北大学生的话:白老师,你把这么美的东西带给我们,那也就非常地值得了,我就是要让你们欣赏到我们中国最美的艺术!
  我们还有三场的昆曲表演,非常精彩的折子戏,生旦净末丑,昆曲的面面观,选课的同学一定要看,没有选课的同学欢迎你们去看。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提问与交流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同 学:我们以前知道的中国戏曲是京剧,大家都知道京剧是代表,现在突然看昆曲,发现昆曲
    京剧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我想听一下您觉得昆曲在哪些方面高于京剧?
白老师:京剧我也很喜欢,昆曲有“百戏之祖”之称,昆曲有很多地方,音乐也好,服装等,很
    多是从京剧里面来的。但是很不同的地方,京戏的词大多已经俗化了,不是用诗的,昆
    曲保存得比较古典,而且它有诗意的美。昆曲的文本,像《牡丹亭》、《长生殿》,不
    光是戏曲中的经典,也是中国的文学经典京剧的剧本就没有那个文学的含量,没有那么
    高。当然有的也不错,很好的,只是不到那种经典的地步。第二,音乐不一样。我想昆
    曲是弦乐,丝竹,笙、箫、管、笛的这种东西很特别,江南的那种,很婉约缠绵的味
    道,一唱三叹,所以表“情”很特别,京剧里面爱情就少了,那个锣鼓一敲,不太容易
    表现那个爱情的东西。这种非常缠绵的很不容易表现。第三,舞蹈不一样,昆曲里面,
    每一个动作都不一样的。京剧这个唱腔,站在那里给我们唱半天,可以不动的。所以,
    很多地方都不一样,的确昆曲比较难,所以他们唱京戏也要先学昆曲打底子。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同 学:白老师好,我想问您两个问题,一是有人说如果你这辈子只看一部昆曲要看《牡丹
    亭》,说《牡丹亭》是昆曲里面的巅峰之作,您觉得《牡丹亭》与其他剧作相比,它的
    代表性和优势在哪?有没有昆曲可以超越《牡丹亭》?第二个问题,我是学京剧的,看
    过好多老的录像,虽然那些年代比较久远,当时的演出条件、环境和现在比不了,但是
    演员的技艺是非常精湛的,您觉得现在的舞台的环境,和演员的技艺是什么样的关系?
    会不会因为舞台的条件好了,演员的缺点和疵瑕就被掩盖了,这个是不利于戏曲的发展
    的?谢谢。
白老师:第一个问题,《牡丹亭》整个打分数来讲,我选它第一名。它的词美,看看那个文本,
    很难超越汤显祖的诗词,那个诗词文本美。第二,它的音乐最完整,55折的音乐中53折
    都有曲谱的,音乐美得不得了。它的故事,它的情节,上天下地那种爱情,不光是爱,
    “情”跟爱情不一样,“情”这个字,比爱情还要高,还要深,人生而有情。汤显祖讲
    因为这个“情”字勾动了一切,我想它是生命的原动力,他要表现这个东西,让它的
    “情”字更高一层,对情的表现已经不是形而下,而是形而上的东西了,这个是厉害
    的,跟别的不太一样,我觉得《牡丹亭》的确是第一的。
      这个京戏我们看,从前的四大名旦,我们都爱看,京剧的确唱功最要紧。京剧因为
    它的黄金时期刚刚过,最盛的时候刚刚过,现在的演员的确有点吃亏,要超过梅兰芳,
    超过程砚秋,超过余叔岩,孟小冬他们,有点儿难。昆曲衰微很久了,昆曲的盛世好
    远了,它是明朝晚年,谁也没有看过,我们现在唱得好就都是现在的经典,所以这是昆
    曲比较占便宜的地方。
      你讲的是有它的问题在,而且我还觉得京剧一套价值观,讲帝王将相、忠孝节义这
    种东西,很沉重的,很正经的,跟现在的时代有一点点不太一样。也许有一天我们又需
    要这个了,京戏那一套又回来。比如我们看《平贵回窑》,王宝钏苦守寒窑18年,薛平
    贵回来还去试她忠贞不忠贞,现在的新女性哪里吃这一套?还等你18年呢?回来你还敢
    试?所以我想这套忠孝节义这套东西不行了,昆曲中爱情的东西多,爱情是普世的,穿
    越时空的,所以我的感觉昆曲反而有复兴的机会。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同 学:我想在座好多同学都特别想知道,《牡丹亭》什么时候能够再回北大,让我们与美相
    遇?
白老师:有机会的,有机会的,应该让你们北大校领导请我们回来。(笑)今天讲到这里,欢迎
    们去看戏,看戏的时候我们再讨论。
北京大学2013昆曲传承计划课程(四)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课后同学们热情地索取签名
  评论这张
 
阅读(12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