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日志

 
 
关于我

我想做青春版的牡丹亭,我有几个宗旨。第一个我相信昆曲是一个古老的剧种,它是有很强韧的生命力的,所以我们要把昆曲的青春生命召唤回来,我们做这个戏第一个目的是这个。第二个因为这个剧本身《牡丹亭》本身就是歌颂青春,歌颂爱情的,歌颂生命的这么一个戏。女主角16岁,男主角这个20岁,做了一场那么美的梦,梦中相会,完全是歌颂青春,青春之歌,我想大学生,年轻人看了可以认同,因为他正在恋爱中,非常的浪漫。中年的人观众看了可以回忆,因为每个人都有一段。老年人看了以后呢,就是追忆,很遥远的时候,也有青春过。

网易考拉推荐

纯朴无华华自现:华文漪/上官秋清  

2014-06-06 10:07:00|  分类: 华文漪专访,上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纯朴无华华自现:华文漪

纯朴无华华自现:华文漪/上官秋清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华文漪

 

【21世纪经济报道 2007-11-26】

文/秋清

  今年10月5日下午,我提早来到番禺路影城边上的那家宾馆,在大堂吧挑了处沙发,坐定,等待一位所有昆曲迷口中心中的“美人”。
  华文漪女士款步而来,身着一件袖口和前襟镂花的黑色短袖衫,肩上裹着一条银灰底黑色提花大披巾,淡淡地涂了一抹朱红唇彩,衬出一张虽岁月留痕,但依然干净清爽的脸,那双在舞台上流光溢彩的眼眸,这时只是含着柔和的光。
  和舞台上光彩熠熠,一张口,一启喉,一举手,一投足,一个眼神都释放摄人能量的她完全不同。所有曾在她身上活灵活现的人物:杜丽娘、陈妙常、白素贞、杨玉环、李倩君、蔡文姬、唐婉等等,统统都退下了。此刻,她在戏外,她是华文漪。眼前的她,是如此的悠悠地淡淡地,坦坦然然,毫不张扬,十分可亲。
  这次晤面,与其说是采访,不如说是叙谈。因我也正在学唱昆曲,是以提问时,就索性直奔了我最感兴趣的话题——她的艺术。然后,才问到她此次回沪的目的。我发现,谈艺显然也是她最感兴趣的话题,因为说起来她的表情就开始灵动,到畅快处,不禁眉飞色舞。她的嗓音极富磁性和弹力,听来分外悦耳。
  及后,11月13日上午,我来到华女士的家中,再作拜访。坐在餐桌边,一人一杯清茶,我们谈到她学艺的故事,谈到前辈大师,还有和她合作过的那些了不起的艺术家们对她的帮助和影响,谈到她对人物的理解……这时我们的谈话,就像是一条小溪,欢快地流淌起来……

   
犹记初入昆剧门

  小时候的华文漪,常常跟祖母一起去看越剧,父母亦是爱文艺的,母亲少女时代做过明星梦,不过大学毕业就结了婚,梦也就没法儿圆了。1954年,华东戏曲研究院昆剧演员训练班的一纸招生启事,将60名十岁出头的孩子,招募到了昆曲的旗下,这就是后来飨誉海内外,成为传承这门古老艺术中坚力量的“昆大班”。华文漪的父亲看到这则启事后,父母决定带女儿去报考。祖母和外公尤其不赞成让孩子做“戏子”,但年轻父母的观念到底占了上风,结果小华文漪也没有让父母失望,在一千个孩子中屏开雀选。
  8年的学习,相当于从前梨园子弟的坐科,都是得为今后的舞台生涯打下坚实的基础。不过,华女士特别指出,昆大班和科班完全不同,除了练功一样外,他们的学习生活真是“幸福死了”:不用交学费,一年发两套校服,生活有保姆照顾,食堂每天都有营养餐。

纯朴无华华自现:华文漪/上官秋清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俞振飞和沈传芷给蔡正仁和华文漪说戏

 

  他们的老师,大多是“传”字辈的艺人们。朱传茗、张传芳、方传芸、华传浩、倪传钺等等,他们是从上世纪二十年代起,在有识之士的资助下,危难关头继承下昆剧的老艺人。建国前,昆剧再次没落,这些艺人们也大都郁郁不得志,多数穷困潦倒。昆剧演员训练班成立,才把他们请了回来当教师。既得到了重视和尊重,又不必再为生活忧愁的艺人们,对孩子们视如宝贝,宠爱有加。另外,昆剧大师俞振飞、平剧皇后言慧珠,更担任着戏校的正副校长。孩子们上课之余,被安排观看各路来沪艺术家们的表演,去戏院时,三个孩子坐一辆黄包车,60个孩子二十辆黄包车,一上马路就引得路人侧目,简直是一道风景线。后来,有人称昆大班是“奶水”最足的一批演员。
  华文漪和绝大部分孩子一样,入校时白丁一个。投考的初衷,也是“随便演什么戏,只要是演戏就好了”。至于什么是昆剧,家里人也不懂。回忆起刚入校时,头一回看戏,是开蒙老师朱传茗演《断桥》,白娘娘在台上,可一看就是一名瘦高的中年男人,腰包还老是往下掉,又再被他塞回去,台下的孩子乐得炸开了锅。华文漪笑称当时糊里糊涂,别的都不记得,光记得老师出洋相了。拍曲的时候老打瞌睡,这也是她童年印象最深的记忆之一。
  第一次上台,她演的也是《断桥》。十五六岁的年纪,演出在黄河路长江大戏院。她当时怕死了,不敢上台,结果被推了出去。当时演许仙的,是现在著名的丑角演员刘异龙,他原来学的是小生。在台上感觉在“弹棉花”,自己怎么演的演了什么,一概都不知道了。还有那时候,虽然是演对手戏,可是女同学和男同学,连眼神都不敢对一下。昆剧以小生小旦戏为主,唱词都与情爱有关。不过对于唱词,学生一般不敢问,老师也从不解释,若是问起,老师就会回答:等你们长大以后就晓得啦!华女士边讲边笑:我们那时候真是傻傻的,什么都不懂。不过,那次上台效果似乎还不错,她被老师发现了。
  那8年爱护有加又要求严格的训练,让她和同学们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为在舞台上塑造出栩栩如生的角色,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因为所有的角色,都是通过最最基本的手、眼、身、法、步五功的变换和运用,通过唱、做、念、打四法,一个个活现在舞台上的。

纯朴无华华自现:华文漪/上官秋清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白蛇传》 白素贞/华文漪

纯朴无华华自现:华文漪/上官秋清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白蛇传》白素贞/华文漪  许仙/蔡正仁

 

从“小梅兰芳”到大华文漪

  华文漪毕业后,随上海青年京昆剧团赴港演出《白蛇传》,那次她扮演《游湖》等头三折戏中的白娘娘,而且唱的是京戏。小荷才露尖尖角,已是光彩照人,令人激赏。那年她二十岁。相隔二十三年,她再次随上海昆剧团去香港参加艺术节,挑大梁主演了《牡丹亭》、《墙头马上》、《偷诗》、《跪池》等多出名折名剧,将不同的人物形象刻画得“神态栩栩,呼之欲出”(俞振飞语),声誉鹊起,还赢得了“小梅兰芳”的美誉。
  于是问起她当年参加演出戏曲艺术片《游园惊梦》的事来,那部电影由梅兰芳扮演杜丽娘,俞振飞扮演柳梦梅,言慧珠扮春香,华传浩演杜母。昆大班有十二位女同学应邀在《惊梦》中扮演花神。电影拍摄手法的巧妙运用,令剧中那一群青春少女,真个是花团锦簇,美不胜收。
  问起当时对梅兰芳的印象,华文漪说,当时就感觉梅大师就像神一样,高不可攀。所以敬而远之,看见了还是躲得远远的。想起当时来,她笑称那时是“不开窍的”。
  在别的文章里看到过,当时梅兰芳对她印象很深,见她姓华,还以为是名丑华传浩的千金,有家学渊源。听说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后,很感意外,直说人才难得。
  见我不满足的样子,华女士又想了想,想起一桩事来,说有一次跟着别人一起去梅兰芳家做客,别的都忘了,但梅大师站在家门口跟大家挥手道别的样子,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带着回味深长的表情,叹到:那神态可真美啊!小华文漪当时都看呆了。

纯朴无华华自现:华文漪/上官秋清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长生殿》 杨玉环/华文漪  唐明皇/蔡正仁

 

  后来有次看了梅兰芳的电影《贵妃醉酒》,小华文漪特别激动,因为觉得“真是太美太美了”!她被梅兰芳在这出戏里的演出征服了。除了着魔似的跟同学比画着身段上的美,边说她还边做了起来。更要紧的,是她特别佩服男人演女人,比女人还要漂亮还要嗲,还要有女人味。她意识到反倒是女人演女人的时候,不重视这些,总以为演出来自然就是女人了。“我一定要注意,不要以为自己是女人,演出来就是女人,就不去讲究了。女人味儿也是要有艺术性才能表现出来的吧。不是是个女人就有女人味。你演不过男旦嘛!”她想她从此演戏,也要特别美,特别嗲。这个故事让我看到了她的颖悟和自省。她的学习不仅仅是模仿名家,而是从名家那里得到启发后,再将名家的好吸收到自己的表演中去。
  她讲到几位老戏曲导演,像杨衬彬(《墙头马上》、《蔡文姬》)、阿甲(《晴雯》)、李紫东(《长生殿》)、郑拾风(《钗头凤》)等,让她了解了作为一名演员,在舞台上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还提到方传芸老师,对她帮助很大,他当时是上海昆剧团排第一个全本《牡丹亭》时的技导,身段方面都是他加工的。方老师是刀马旦出身,本来答应华文漪退休后要教她《花木兰》,结果戏还没教就去世了。“太可惜了!”提到没学成《花木兰》,华文漪一声叹息。或许,她觉得如果学了一出武旦的戏,对于她的闺门旦表演,在尺寸的拿捏上亦会有意想不到的帮助吧。

纯朴无华华自现:华文漪/上官秋清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华文漪在话剧《游园惊梦》中饰演钱夫人定妆照

 

  因为第一次交谈时,已经听她讲起过1988年她应白先勇之邀,南下广州参演话剧《游园惊梦》。缘起于白先勇长大后头一回回大陆,观看了上海昆剧团演出的《长生殿》,大感意外,格外激动。剧中主角钱夫人,曾是一位昆曲名伶出身的贵夫人,在戏里需要唱好几段昆曲。这个角色对于对艺术要求严格的白先勇而言,是只可遇不可求。见到华文漪的表演,他感到钱夫人的扮演者非她莫属。华文漪也欣然接受了邀请,尽管太多人不赞同作为昆剧名角儿的她去涉足全新的话剧舞台。她说:“我需要一个实践经验,这是最宝贵的,别人没有的。机会难得,我一定要去尝试,当然会有很多困难了,不过可以一点一点克服。”因为“突破一层能学到很多东西。”也不是完全不害怕,但不是害怕名气受损,只因为没接触过话剧,还不了解话剧表演,因而感到陌生。
  毕竟话剧表演和昆剧表演,有很大的不同。其中最大的困难,来自台词。戏曲里念白都是假嗓,话剧的台词得用真嗓念,华文漪是南方人,普通话不标准,不过,钱夫人也是南方人,问题不大。话剧台词亦是门很深的功夫,当时由著名配音演员,在剧中饰演将军夫人的姚锡娟,专门负责帮助她的台词。刚开始,华文漪听到自己的大嗓,觉得非常陌生,非常不习惯。排了两个多月,这出戏首先在广州上演,然后到上海、香港巡演。所到之处,观众反响异常热烈,演出成功了。演到最后一站香港,她自觉是最好的一场,可惜的是,那次没有录像。舞台上,很显然她用昆剧艺术滋养了她的话剧角色。她从此没有再演过话剧,但惟一的那次尝试,她感到话剧表演亦锤炼了她的昆剧艺术。
  因为提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那次上昆去香港的演出,痴迷了香港观众,但对于华文漪来说,似乎并没有找到和人物真正契合的点。我感到很惊讶,问那时您已经四十多岁了呢。她回答说“是呀”。“那么您觉得在表演上真正开窍,是在什么时候呢?”“是在和彼得·谢勒斯(Peter Sallers)合作的时候。”
  那是她在演过话剧后,又一次的大胆举动。1998年,她参演了由美国先锋舞台剧导演彼得·谢勒斯导演的后现代版《牡丹亭》。那此演出,被许多试图从舞台上看到昆曲传统程式的人大失所望。有人甚至认为作为昆剧皇后的华文漪,让一个老外如此“摆布”她,有失身份。舞台上,华文漪扮演的杜丽娘,既不化戏妆,亦不着行头,水袖化做两缕纱。
  彼得·谢勒斯非常痴迷于汤显祖的《牡丹亭》剧本,把这个剧本研究了七年之久,想必他也和白先勇一样,遇见了华文漪,就如同找到了灵感找到了戏的灵魂,还有信心。华文漪感动于一个外国人对《牡丹亭》的珍惜和热爱,相信她作为一名演员的天性,亦再次被“一个新的实践经验”所激发。不过当时的华文漪,已年近六旬,考虑到无论如何装扮,都无法扮回到年方二八的杜小姐,很容易弄巧反拙,商量下来,决定不如放弃所有行头。然而艺术是不会衰老的,尽管表演空间只剩下“唱”和“做”,这次的挑战更大了,因为她必须在舞台上抽离掉具体的形象,表现出意境来,观众才可能承认她是剧中的那位青春少女。
  她说有一刻,当舞台上的灯光骤然亮起,照射着她,她生出一种奇异的感受,“感到心都打开了”。她口中唱道:“原来姹紫嫣红开遍!”原来杜丽娘的感怀是如此这般!在舞台上塑造过那么多脍炙人口的人物后,在手眼身法步唱做念打四功五法,早已娴熟到成为她的第二天性后,从这一刻开始,她才真正和人物融为了一体,她的心感受到了杜丽娘的心。
  原来,真的是艺无止境。华文漪说她很幸运,从一出道,就遇到了那些痴迷于艺术、为艺术呕心沥血的导演编剧,从他们身上,她学习吸收了太多养分。“时代、社会,自己也在变化,生活的经验和累积,艺术的积累,都在变化。”


纯朴无华华自现

  一早听说华文漪人很“直”,常说真话。两次采访,我已经对华女士的“真”颇有体会了。为何不说“直”而说“真”?因为她无论是在表达自己艺术观,还是生活观,以及对事物的看法,可以感受到,那都来自她的思考和感受,因为是自己的观点,也无涉他人,所以可以直言不讳,因为后果是要自负的。当遇到她不大愿意涉及的话题,很自然地,就无法继续。但我感受到的也非刻意回避,而是她原本就没有就那些问题想得太多。我理解那是一种“含”,“真”并不只有“露”才真,很多时候,“不露”才是真。
  中国有句话叫做艺如其人。惟其对人物诚挚相待,才有了舞台上那些人物的真情流露。中国著名戏曲评论家,年逾八旬的刘厚生老先生曾对华文漪的舞台艺术,有过一句评价,叫做:“纯朴无华而华自现”。华文漪其人,亦如是。
  谈到舞台表演真正的境界,华文漪说:“就是不要有私心杂念。你一门心思去体会这个角色,不要去演这个角色,你就要是这个角色。”“不是想这下我多美呀,那下要叫好啊,这下嗓子要发挥呀……这都是私心杂念。”
  这时,华女士的丈夫苏盛义先生过来补充道:演员要进得去出得来,戏曲演出拿到本子塑造人物的时候,是先要进去。不进去无法体现人物,去体现的时候不进去,那体现什么呢,不准确,也感动不了人。等到你充分掌握了,到舞台演的时候呢,就要出来了。否则气也提不上来了。观众在里面,你要出来。因为你已经经过了一个进去的创作过程。听君一席言,真有胜读十年书之感!
  11月底,上海戏曲学校为纪念当年的言慧珠校长,举办了一系列的活动,言慧珠当年的学生,昆大班旦角演员中的佼佼者,全部被请回学校,参加纪念演出。这便是华文漪今次回来的目的了。

纯朴无华华自现:华文漪/上官秋清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墙头马上》李倩君/华文漪

 

  戏码中,最让京昆戏迷们兴奋不已的,当属12月2号晚,中国戏曲舞台上的最经典的舞台情侣“华(文漪)岳(美缇)”,将在18年后,再现天蟾舞台,合演她们的老师俞振飞、言慧珠的《墙头马上》,那是当年俞言二人带进京,为国庆十周年献礼的剧目。也是两位今天的昆剧艺术家,在前辈跟前熏染学习得最多的一出戏。在和华文漪长谈过两次之后,想到尽管这次既让人期待,又让不少人或担心或疑虑——华文漪一路过来可没少让人替她担心呢——我则深信了自己眼前的这位艺术家,是一定会不孚众望的。

纯朴无华华自现:华文漪/上官秋清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长生殿》 杨玉环/华文漪

 

华文漪简介

  1941年3月18日生,1954年考入华东戏曲研究所昆剧演员训练班,俗称“昆大班”,1962年毕业。工闺门旦,得朱传茗等“传”字辈昆剧老艺人及俞振飞、言慧珠等名师真传。六十年代甫出道即享有“小梅兰芳”的美誉。1986年获戏曲梅花奖,1989年赴美定居。开始在海外传播中国精美经典的昆曲艺术。1991年12月,获得美华艺术协会颁发的“亚洲杰出艺人奖”;1997年,作为昆曲表演艺术家,荣膺美国政府“最高传统艺术奖”(获奖者一共11位),由当时的总统夫人希拉里亲自颁奖。
  华文漪扮相端丽、身段婀娜、姿态高雅、嗓音华美,表演含蓄而有爆发力,情感丰富而不失闺秀身份,她追求自然的风格,把程式不落痕迹地融合在自己的表演中,“歌时曲惊四座,舞时精彩纷呈”,为昆曲舞台创造出一个个韵味悠长、隽永脱俗的美丽形象。
   主要作品:杜丽娘(《牡丹亭》)、陈妙常(《玉簪记》)、白素贞(《白蛇传》)、杨玉环(《长生殿》)、李倩君(《墙头马上》)、李桂枝(《贩马记》)、柳氏(《狮吼记·跪池》)、费贞娥(《刺虎》)、蔡文姬(《蔡文姬》)、唐婉(《钗头凤》)等等。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