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日志

 
 
关于我

我想做青春版的牡丹亭,我有几个宗旨。第一个我相信昆曲是一个古老的剧种,它是有很强韧的生命力的,所以我们要把昆曲的青春生命召唤回来,我们做这个戏第一个目的是这个。第二个因为这个剧本身《牡丹亭》本身就是歌颂青春,歌颂爱情的,歌颂生命的这么一个戏。女主角16岁,男主角这个20岁,做了一场那么美的梦,梦中相会,完全是歌颂青春,青春之歌,我想大学生,年轻人看了可以认同,因为他正在恋爱中,非常的浪漫。中年的人观众看了可以回忆,因为每个人都有一段。老年人看了以后呢,就是追忆,很遥远的时候,也有青春过。

网易考拉推荐

新桂系信史──黃旭初回憶錄的重要性 / 白先勇  

2015-11-10 09:18:00|  分类: 黃旭初回憶錄,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桂系信史──黃旭初回憶錄的重要性
白先勇
【聯合報 2015-08-08】 
新桂系作為一個軍事集團,在民國史上從北伐、抗戰、到國共內戰,都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因此新桂系歷史,在民國史上亦應占有一定的重要性,但是因為新桂系在國民黨軍隊中,並不屬於中央嫡系,在官方國軍史上,記載並不詳實,有時刻意疏漏,甚至扭曲。因此,廣西省前省主席黃旭初的回憶錄,便更加彌足珍貴,補償了國府官方歷史的不足。
新桂系信史──黃旭初回憶錄的重要性nbsp;/nbsp;白先勇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白崇禧在國民議會第一次會議。             圖/秀威提供

  新桂系領袖以李宗仁、白崇禧為首,黃旭初位列第三,有廣西三傑之稱,前三傑為李、白加黃紹竑。李、白長年在中央任職,唯有黃旭初固守廣西,主政廣西,近二十年,有廣西大管家之稱。黃旭初與李、白關係親密,深得二人信任倚重,他對二人之軍政生涯,尤其李、白與蔣介石之間的恩怨分合,瞭如指掌,詳加記載。
  1949年國共內戰,國軍潰敗,黃旭初於12月21日由海南島飛香港,沒有入台,一直寓居香港,至1975年逝世,享年八十四歲。黃旭初長居香港,開始撰寫他的回憶文章,多發表在香港《春秋雜誌》上,共一百三十萬言,其中《廣西與中央二十餘年來悲歡離合憶述》最令人注目,黃旭初以參與者及旁觀者的雙重身分,分析廣西與中央二十多年來,自北伐開始,直至1949年國府敗退,分分合合,盤根錯節的複雜關係。黃旭初有記日記的習慣,敘述多有根據,下筆井井有條,其為人謹慎,行事篤實,三○年代,建設廣西,父親總管其事,黃旭初便為其最得力的執行者,父親託以重任,因其誠信可靠。黃旭初的回憶錄,可以說是一部新桂系信史,有極高的參考價值。
  今年一月「獨立作家」出版社,出版了第一部《黃旭初回憶錄》,由蔡登山教授主編,始出版即引起史學界的重視。如今第二部《黃旭初回憶錄》即將問世,由同一出版社出版,此冊回憶錄側重李宗仁、白崇禧、黃紹竑三位新桂系領袖的生平事蹟、軼事祕聞。其中有關父親白崇禧的部分,有幾件大事由黃旭初講來特別具有意義,可信度高。兩岸一直流傳的一個說法:白崇禧三次逼蔣介石下野。事實上蔣介石每次下野均為大勢所逼,以退為進,非任何個人所能脅迫,父親在國民黨權力結構中,無論軍權、政權皆不足以左右蔣介石之進退。
新桂系信史──黃旭初回憶錄的重要性nbsp;/nbsp;白先勇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良友》雜誌137期以白崇禧將軍為封面。          圖/秀威提供

  據黃旭初論述,1927年北伐途中,寧漢分裂,八月,蔣介石下野,當時謠傳「蔣總司令下野,為李宗仁、白崇禧和何應欽所逼成」,但此事真相,據李宗仁親口告訴黃旭初,並非如此。當時徐州方面,蔣介石率軍作戰,吃了敗仗,8月6日返南京召見李宗仁,一見面便說:「這次徐州戰役,沒有聽你的話,吃了大虧,我現在決定下野了!」李宗仁大吃一驚,忙道:「勝敗兵家常事,為什麼要這樣說呢?」蔣介石說:「你不知道,其中情形複雜得很,武漢方面一定要我下野,否則劫難難以干休,那我下野就是了。」原來武漢汪精衛政府,以武力逼蔣下野,唐生智領軍蓄勢待發。李宗仁力陳刻下局勢十分緊張,孫傳芳軍威脅首都,武漢方面又派兵東進,請蔣顧全大局,不要下野。蔣說:「我下野後,軍事方面,有你和白崇禧、何應欽三人,可以應付得了孫傳芳,而武漢東進的部隊,最少可以因此延緩。」其實蔣介石曾派褚民誼赴漢口與汪精衛商洽,褚民誼與汪私交甚深,但仍未獲諒解。蔣介石為形勢所逼,終於下野,寧漢對立危機,因此消除。李宗仁如此結論:「當時外間不明真相,且有部分黨人以訛傳訛,歪曲事實,硬把罪名加到我和何應欽、白崇禧的頭上,說蔣的下野,是我們三人「逼宮」使然,恰和事實完全相反。那時白崇禧在蘇北軍中指揮作戰,不知此事。據我所知,何應欽當時也力勸總司令打消辭意,絕無逼其下野的事。」李宗仁對黃旭初這段親口敘述,應當接近事實真相。
新桂系信史──黃旭初回憶錄的重要性nbsp;/nbsp;白先勇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黃旭初(右)及其子黃武良。             圖/秀威提供

  父親白崇禧將軍與蔣介石總統的關係長達四十年,相生相剋,極為微妙複雜,恩怨難分,愛恨交加。北伐軍興,蔣力邀當年僅三十三歲的父親充當國民革命軍的參謀長,充分顯示蔣對白的器重,但北伐剛完畢,蔣便策動「滅桂」計畫,發動「蔣桂戰爭」,欲置白於死地。引黃旭初的話:「蔣先生確實深愛白崇禧的長才,但又每每對他不滿,真是矛盾!」據黃引述北伐期間,一次黨國元老蔣介石親信張靜江對李濟深、李宗仁說:「蔣先生和各元老談話,常露對白氏的批評,謂其不守範圍。我曾為此與蔣先生辯論,以為他所直接指揮下各將官,論功論才,白崇禧都屬第一等,值此軍事時期,既求才若渴,應對白氏完全信任,使能充分發展所長,不可稍存抑制心理,但蔣先生總是說『白崇禧是行,但是和我總是合不來,我不知道為什麼不喜歡他。』」張靜江所引蔣介石這段話,生動的描述了蔣、白之間的矛盾關係,這是北伐時期,日後大凡如此。蔣「不知道為什麼不喜歡他(白)」,原因值得深究玩味。李宗仁對白的評語:「才大心細,遇事往往獨斷獨行。」父親北伐期間,屢建奇功,南昌之役,蔣親自領軍,卻被孫傳芳部擊潰,父親增援,則大破孫軍,後率第四集團軍一路打進北平,最後完成北伐,時年三十五歲。父親少年得志,鋒芒太露,功高震主,而不知收斂,不免觸犯上級,招來「滅桂」之禍。
  父親與黃旭初在大陸期間時有書信往來,本書收集了多封父親任職華中剿匪總司令駐蹕武漢時的信件,當時國共內戰,國軍節節敗退,瀕臨崩潰,父親憂心如焚,浮於紙上。父親入台後,兩人通信就困難了,父親受到當局嚴密監控,與海外桂系同僚多斷絕來往,1952年,黃旭初託日本友人攜帶一短箋問候父親,父親竟未回覆,八年後始託人向黃解釋:當時環境極為惡劣,與香港桂系同僚書信來往,是當局大忌。黃這才明瞭父親在台灣處境之艱難。
  1970年代初,黃旭初來過一次台灣。七弟先敬車他到六張犁回教公墓父親墳上致哀,黃旭初形容憔悴,神情悵然,獨自在父親墓前佇立良久。經此國破家亡之際,新桂系風流雲散,當年叱吒風雲的革命舊友,一一飄零,廣西三傑中的大管家,能不滿懷悽愴。1966年12月2日父親在台逝世,黃旭初在香港寫下輓聯,追述父親一生軍功,並感慨兩人未竟之大業:
  從建立策源地而北伐,從結束鬩牆而禦侮,數千里縱橫馳騁,名滿山河;志大未全伸,抗日迴天功特著。
  在共事模範營為少時,在分頭服務為中歲,四十年聲應氣求,心存鄉國;老來空有約,乘風話語願終虛。
新桂系信史──黃旭初回憶錄的重要性nbsp;/nbsp;白先勇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黃旭初回憶錄》書影。            圖/獨立作家提供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