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日志

 
 
关于我

我想做青春版的牡丹亭,我有几个宗旨。第一个我相信昆曲是一个古老的剧种,它是有很强韧的生命力的,所以我们要把昆曲的青春生命召唤回来,我们做这个戏第一个目的是这个。第二个因为这个剧本身《牡丹亭》本身就是歌颂青春,歌颂爱情的,歌颂生命的这么一个戏。女主角16岁,男主角这个20岁,做了一场那么美的梦,梦中相会,完全是歌颂青春,青春之歌,我想大学生,年轻人看了可以认同,因为他正在恋爱中,非常的浪漫。中年的人观众看了可以回忆,因为每个人都有一段。老年人看了以后呢,就是追忆,很遥远的时候,也有青春过。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 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2015-09-18 15:38:00|  分类: 北京大学,昆曲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昆腔音乐与昆唱艺术
周  秦
2015.3.12(四)18:40-20:30 / 北京大学二教207室
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nbsp;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周秦老师
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nbsp;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三位苏昆老乐师、周秦老师

陈均:各位同学各位朋友晚上好,现在让我们先欢迎来自苏州大学的周秦教授,还有苏州的老师傅们,待会请周秦老师介绍。他们都是坐今天的火车来的,非常辛苦,我们非常感谢。上课之前我先简要介绍一下我这门课的情况,我们这门课是由北京大学的资深教授叶朗教授和著名的华人作家青春版《牡丹亭》的白先勇创设并且主持,我是北京大学艺术学院的老师,我叫陈均,我是给他们帮帮忙。我们这个课采用的形式是邀请著名的昆曲艺术家和学者进行讲座,每次是一位,在课堂上大家可以看到平时在昆曲领域非常著名的、非常火的这些艺术家和学者来到我们这里,今天我们就是请来了刚才介绍的苏州大学的周秦教授,周老师也是非常有名,而且他有一个特点和一般的大学老师不一样,他是吹拉弹唱都会,会讲昆曲、唱昆曲、吹昆笛,对于各个领域都非常的精通。大家在网易公开课上也能够看到周秦老师讲艺术的片子。我们这门课采用这样的讲座形式,考核分为考勤和期中的创意作业,以及期末的论文这样的方式。期中的考核形式不限,只要能够表现你的水准,期末需要一篇文章,下面还有一个通知就是戏票通知,及下周四是白先勇老师的课。下面有请周秦老师。
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nbsp;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周秦老师吹奏《姑苏行》
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nbsp;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周秦:同学们好,一年一度我们又相会在北大昆曲课程,我和我的团队从苏州来,这是他们跟着我过来的第三年了,第一年来的时候我向大家介绍说我带着一个平均年龄70岁的老乐工的团队,两年过去以后,今天换了一个老师来,那个老师病了,但是来的那个资格更高,年纪更大,所以我们现在这个团队平均72岁了。中间那位老人从小时候就在堂名家庭里面长大,15岁就进入了苏昆,那是1956年,现在摸爬滚打将近60年了。其他两位老师大家见过,都是我们苏昆的老乐工,年轻的那个拉胡琴的翁先生68岁,右边这个戴眼镜的董先生72岁。人都在一年一年的长大变老,但我不愿意换别的乐工来。不光因为年轻人都很忙,我想,新的配备也不一定有老的好,至少不像合作了几十年的老朋友那样得心应手。
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nbsp;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以苏州园林和昆曲为代表的吴地文化,是中国人审美追求的活态象征

  刚才吹奏的笛子曲大家都知道,《姑苏行》。背景幻灯有苏州的山水、苏州的园林、苏州的街巷,一组无序排列的图片。而这首描写苏州的乐曲是从昆曲曲牌改编过来的,叫【节节高】,昆曲《单刀会》里就有这段。原本元杂剧四折,现今保留在昆曲上可以搬演的只有两折,其中一折叫《刀会》。(唱)“某只待要尽心而可便醉也——”。这是一个欢快的宴饮场面,但是现代作曲家把它变慢了。在场如果有音乐系的学生应当知道,这叫“扩板”,把原来的一小节扩展为两小节,音乐变得很慢很抒情,用以表现苏州的风物民情。
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nbsp;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电视纪录片《昆曲六百年》

  昆曲艺术最主要的特征不是文学,因为同一个剧本可以用不同的声腔演唱;恐怕也不是表演,看央视戏曲频道,如果把电视机的音量关小,那就无法分辨是什么剧种,尤其是戏装,表演几乎都是大同小异的。那么不同剧种的区别在什么地方呢?在于音乐,在声腔。就昆曲而言,它的核心是昆山腔。有一个著名的电视记录片叫《昆曲六百年》,有人质疑:昆曲哪有600年啊,整个明代的典籍中能找到“昆曲”这个词吗?我可以负责任地回答:找不到。能找到的只是“昆山腔”。大学生做学问讲依据,“昆曲”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已是清朝康熙年间。至于“昆剧”,那就更晚,要到嘉庆十年以后。讲昆曲,讲昆剧,重点是不一样的,这不是我们“昆腔”课的任务。
  昆山腔这个词出现在明代中叶,最权威的一条材料在曲圣魏良辅《南词引正》中。他说:“腔有数样,纷纭不类。各方风气所限,有昆山、海盐、余姚、杭州、弋阳。”这是讲明朝中叶以前南方的戏曲,江南是吴方言地区。由于地形的原因山水阻隔,每一个县的语言都是不一样的。而那些个细微的差别就可能产生了不同的声腔。许多上海人喜欢这样说:“宁可跟苏州人相骂,不愿跟宁波人说话。”宁波人说话很硬,他在好好地说话,你还以为是跟你吵架。苏州话则比较软,两个女孩吵架,外地人听着觉得很动听,很温柔。在方言基础上产生的声腔,区别是很大的。明朝初年,在北方文化随着历史进程消退的时候,南方文化兴盛起来了,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声腔。主要有五大声腔:昆山腔、海盐腔、余姚腔、杭州腔、弋阳腔。昆山是苏州的一个县,海盐、余姚、杭州都属浙江省的,那么弋阳则属于江西省。哪一个声腔在当时流行最广,影响最大呢?不是昆山腔,是弋阳腔,因为在我们看来,江西话介乎南方话和北方话之间,如果说得比较规矩一点,北方人能听得懂。所以它流传得非常广,不仅在江西,还有徽州、福建,甚至云贵二省、南北两京都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nbsp;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唱弋阳腔,而且也能够唱得好听。魏良辅没有接着介绍海盐、余姚、杭州三腔,直接就跳到了“唯昆山为正声”。只有昆山腔是正声雅乐,为什么?越不流行的东西越雅正,过度流行的反而是比较俗的,越接近祖宗的东西就越雅。此种雅乐是唐玄宗时黄幡绰所传。这一下就把昆山腔的源头提到盛唐时期,这可有1100年了。但那时候是不是叫昆曲呢?不是,叫什么?燕乐。“燕”通宴会的宴,是当时的俗乐。
  我们来看看当时的音乐是什么样子。黄幡绰是唐玄宗时代著名的宫廷乐工,唐玄宗自己就是著名的音乐家,在《长生殿·偷曲》一出,杨贵妃做了一个梦,梦见到月宫里,学会了【霓裳羽衣曲】。醒来后还记得,于是跟精通音乐的唐明皇一起制成乐谱,加以排练。杨贵妃当然是主角,那些乐工也都参与了。为什么叫“偷曲”呢?据说在宫廷演出的时候,宫墙外站了一个叫李謩的青年,此人音乐天赋极好,听见宫内传出新翻的乐曲,就“于桥柱上插谱记之”,第二天就把它演奏出来,于是【霓裳羽衣曲】流传到了民间。此即“偷曲”的由来。在《长生殿·偷曲》中,那一群宫廷乐工纷纷出场。领头的是李龟年,末扮,老生扮演,大音乐家。他把其他兄弟一一召唤出来。首先是副净,马仙期,擅用方响,是一种用十六块铁片做成的打击乐器,演奏起来鬼神皆惊。接着是老外白胡子的老生,雷海青,他擅长演奏一面特制的琵琶,不是像现在那样用指甲弹,而是使用铁拨弹,音量之大可想而知。接着登场的是净,大花脸,贺老贺怀智,也是弹琵琶的。最后出场的是丑扮的黄幡绰,“抠尤精”,精于檀板,还擅演参军戏。看,唐朝六大乐工,除了张野狐,其他都出场了,各显特长,再加上杨贵妃的舞蹈,真是美轮美奂。
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nbsp;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周老师现场演唱《长生殿•弹词》
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nbsp;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可是好景不长,盛极必衰。演到第二十四出《惊变》。安禄山叛变,攻陷潼关,逼近长安。唐明皇仓皇“幸蜀”,逃往西南。皇帝逃跑了,杨贵妃也死了,乐工们没有了安身之所,如鸟兽散。他们都去了哪儿呢?各走各路。其中最悲壮的是雷海青,他被安禄山抓住了。安禄山让他弹琵琶,他不仅不弹,还破口大骂。这一出叫《骂贼》,骂安禄山。这支【扑灯蛾】只点板无工尺,是干念的:“安禄山你窃神器,上逆皇天。少不得顷刻间,尸横血溅。我掷琵琶将贼臣碎首报开元!”说罢用琵琶去砸安禄山,死得很惨烈。也有不死的,比如说李龟年,他就没死。他逃到战火未曾波及的江南去了,这个“江南”,具体说应该是长沙,在那儿还遇见了老朋友杜甫,杜甫还写了一首短诗《江南逢李龟年》:“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落花时节,有点悲凉,用以哀悼已经逝去的大唐开元盛世。这被洪升敷衍为《长生殿》里最为有名的一出,叫《弹词》。李龟年老外打扮,满口白髯,身背琵琶,沿街卖唱(唱):“不提防余年值乱离,逼拶得歧路遭穷败。受奔波风尘颜面黑,叹凋残霜雪鬓须白。今日个流落天涯,只留得琵琶在!”旧时宫廷乐工班首,沦落为沿街卖唱的艺人。故事背景则被洪升从长沙挪到了南京,用以寄托明清沧桑之际文人的生活际遇和悲慨情感,成为了时代最强音。所谓“家家收拾起,户户不提防”,这就是“不提防”。三百年以下,听来还觉催人泪下。
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nbsp;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昆山巴城镇绰墩村

  接下来要说到黄幡绰,他的经历跟李龟年差不多,也流落到了江南。他没有李龟年那么有名,杜甫没有遇见他,他也没有逃到长沙,而是逃到了苏州。图上这个地方叫绰墩,墩是坟墓的意思,这是黄幡绰安葬之处,在昆山县巴城镇。他生前曾在这里生活,教当地人演戏。这是阳澄湖的东南角,叫傀儡湖;这条小河,叫行头浜。这些地名都保留至今,记录着昆山悠远的戏曲传统。至于它是怎么传承下来的,同后来的昆山腔有些什么关系,我们不知道,魏良辅也没有说。
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nbsp;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位于江苏昆山千灯镇的顾坚纪念馆

  古人写文章很简约,一跳就跳到了元朝。《南词引正》记载,元朝有一个人名叫顾坚,住在离昆山三十里的一个名叫千墩的地方。昆山腔之所以得名,或者说昆山腔与昆山的关系,据魏良辅言,北有绰墩,南有千墩。为什么叫千墩?第一千个土墩。春秋后期,吴越互为敌国,吴淞江曾是两国的边界。这里离开吴都较远,因此沿着河岸有许多土墩。土墩上都堆放着燃料,有老兵把守。一见越国方向有风吹草动,就燃起火来,于是火堆逐个点燃,将信息传到苏州城里。后来,第1000个土墩的地方成为了集镇,这就是千墩的由来。传说秦始皇南巡到过此地,故当地有秦望山、秦峰塔。这里还是明清之间大儒顾炎武的故乡,现在改名千灯,是中国历史文化名镇。
  这个名叫顾坚的昆山人,笔记方志中找不到他的踪影,大概就是一个民间乐工。《南词引正》说他“精于南词,善作古赋”。南词就是南曲。元朝流行北曲,他擅唱南曲,比较特别。他小有名气,也有过出人头地的机会,“扩廓帖木儿闻其善歌”,屡屡征召,他却不愿意去。那他在忙些什么呢?“与杨铁笛,顾阿瑛,倪元镇为友,自号风月散人”。他没什么名气,可是他的三个朋友却是鼎鼎大名,如雷贯耳,《元史》、《明史》都为之立传。其中杨铁笛就是杨维桢,元朝有数的几个大诗人之一,擅吹铁笛。顾阿瑛是儒商顾瑛,经商发财。四十来岁,把生意全部交给儿子,退休闲居。他造了一个大园林,取名玉山草堂,里面有亭台楼阁,假山池塘,有奇花异木,还有戏台和戏班子。玉山草堂雅集天下闻名,一时骚客名流都以参与雅集为荣。倪元镇名倪瓒,是元朝最著名的四个画家之一,据说是狮子林的设计者。顾坚跟那些名人在一起做什么呢?结会吟歌,“善发南曲之奥”,不仅唱南曲,而且唱出奥妙来。“故国初有昆山腔之称”,这就是“昆山腔”的缘由。
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nbsp;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玉山雅集 (昆山昆曲博物馆展览)

  魏良辅是明代人,所谓“国初”就是明初。我们为“国初”定一个坐标,明太祖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再往前推一点,就是玉山草堂雅集的时代——元末至正年间,大致是650年前。所以说昆山腔有600年历史依据确凿,一点都没错。但这还不是昆曲,更不是场上演唱的昆剧。
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nbsp;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周老师为同学们讲述《南词引正》

  这条材料出现在明人张丑《真迹日录·二集》所著录的文征明写本“娄江尚泉魏良辅《南词引正》”中,下题“毗陵吴昆麓较正”,末有金坛曹含斋嘉靖二十六年叙文。嘉靖二十六年,公元1547年,文征明78岁。此年或稍早,他手写了《南词引正》。同学们做学问,中国学问有一个规矩,叫“孤证不立”。光凭这一条材料就下结论,那是不稳固、不牢靠的。最好能找到其他来源不同、血缘较远的材料,才能支撑结论,平息疑义,我们要寻找更多的材料。
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nbsp;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泾林续记》书影

  幸好还有另一条相关材料,出于明万历年间的笔记《泾林续记》,讲述的是一个百岁老人的故事。那个老人名叫周寿谊,昆山县志和无锡县志都记载有他的事迹。老人在南宋末年宋理宗景定,生于无锡,大概10来岁时,元兵打到了江南,于是就跟着家人逃难,逃到昆山,就在那瑞安下了家。很幸运的是,这个老人居然活过了整个元朝90年,直到明朝初年,他年过百岁,身体居然还很硬朗。他的儿子也已过了八十。那年春天,苏州知府魏观邀请周寿谊老人作为大宾出席乡饮酒礼。从昆山到苏州有40公里,旧时一般要坐船。坐船无聊,老人不耐烦,说要走去。80里路,百岁老人要徒步而往,家里人不放心,儿子陪同前往。儿子也八十岁了。两个老人起个大早,走了一整天,到苏州已经天黑。儿子往阶石上一坐,气喘吁吁。老爸拍拍他肩膀说:“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不中用!”可怜那个“年轻人”也八十啦。乡饮酒礼结束了该回昆山去了。儿子说:老爸,我走不动了,咱坐船吧。老人说不行,还得走回去。又是80里路,“往返便捷”,不在话下。现在百岁老人多了,但是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所谓“寿终正寝”也就50来岁。他老人家一个人活了两个人的寿命,还“精力强健如此”,真是“人瑞”。“人瑞”的故事传到明太祖朱元璋耳朵里了,“闻其高寿”,就把他召到京城。当时的首都不是北京而是南京。200多公里,沿着长江逆流而上,坐船得要好几天。见了皇帝,还能下跪叩头。皇帝很开心,“问今岁年若干”,多大年纪了。“对云一百七岁”,107岁了。又问“平时有何修养而能致此“,平时吃什么,怎么保养,才能如此健康高寿。老人回答很妙:“清心寡欲”,粗茶淡饭,父慈子孝,安于清贫,屏弃不切实际的贪欲。“上善其对”,你说得真好。皇上有点嫉妒,也有点无奈,一个人一脚踏进政治的泥潭,成天不是你算计我,就是我算计你,哪能“清心寡欲”?朱元璋当时不到五十,早已是两鬓花白、未老先衰了。下面涉及主题了,“笑曰:闻昆山腔甚佳,尔亦能讴否?”听说你们那有一种昆山腔,非常好听,你能唱几句吗?皇帝不了解情况,玉山草堂是名士胜流雅集的场所,等闲登不了堂,周寿谊一个乡下老人,虽是近邻,也不知人家园子里的事。但是老人逞能:“曰不能,但善吴歌。”我虽然不懂昆山腔,可也懂点艺术,我也会唱几句。答非所问,皇上有点好笑,但还是兴致很高,“命之歌”,那你就唱几句吧。于是周寿谊就唱了一首非常有名的吴歌:“月子弯弯照九州岛,几人欢乐几人愁。几人夫妻同罗帐,几人飘散在他州。”这首歌谣产生在南北宋之交,赵彦伟《云麓漫钞》就有记载、杨万里《竹枝词》更有仿作。歌谣反映的是南北宋之间的战乱流离。江南人对此可谓刻骨铭心,昆曲《牡丹亭》、《玉簪记》、《占花魁》、《幽闺记》无不以这段历史为背景。江南历来少有战乱,而那次金兀术率领骑兵一直杀到杭州,回撤时一把火将姑苏城烧了个一干二净,真是惨痛的回忆。可是苏州人又很淡定,“月子弯弯照九州岛”,就像在月亮上看着别人的往事。现在到苏州旅游,周庄也好、同里也好,船娘一边摇船一边唱,有时是【大九连环】“上有天堂,下有苏州”,有时就是这一首【吴歌】,唱了800年了。(唱)“月子弯弯照九州,几人欢乐几人愁。几人夫妻同罗帐,几人飘散在他州。”
  这是苏州小调,不是昆曲,却又不是与昆曲毫无瓜葛。徐渭说,南曲是宋词加上江南的“里巷歌谣”。风格跟昆曲一样,细腻委婉,带着淡淡的哀愁。明太祖听得大笑起来,边鼓掌边对左右说:“是个村老儿!”真是个乡下老头,你五音不全,牙齿漏风,唱吴歌还带着土腔。但是他很开心,“命赏酒”,还下令免除他们家的赋税。老人回去以后,还活了10年,到117岁的时候,“端坐而逝”,无疾而终。“儿亦九十八”,那可怜的儿子终究没有活到100岁,果然比不上他老爸。“家有世寿堂,其孙多至八十外,盖禀赋厚素,其繇来有由矣。” 这居然成了我们老周家吹牛的典故。其实需要注意的只不过三个红字:“昆山腔”。皇上漫不经心地提到了它。可见元明之间,昆山腔已经小有名气,连九重宫阙内的洪武皇帝都对此有所耳闻。
  这两条材料相互映衬,我们大致可以相信昆山腔产生于元明之间。但是现今存世的最早提及昆山腔的材料并不是魏良辅《南词引正》,而是苏州的另一个大名人祝允明,他是著名的书画家、诗人、戏曲家,着有《猥谈》。这本书具体的刊刻年份不详,但是祝允明卒于嘉靖五年(1526),可以断定着书时间应在此前数年,论述的是15、16世纪之交的戏曲状况。大意是说,今乐不如金元之乐,而“数十年来,所谓南戏盛行,更为无端”,南戏不如北曲,更为无端,更没有道理可讲。怎么无端法呢?“声音大乱”,乱到不可收拾:“愚人蠢工徇意更变,妄名余姚腔、海盐腔、弋阳腔、昆山腔之类。”这就是昆山腔第一次出现在文献中,被说得一无是处。“无端”,“大乱”,还有“愚蠢”,“妄名”,还有“变易喉舌,趁逐抑扬,杜撰百端,真胡说也”,“杜撰”、“胡说”,已经不能算音乐了。“若以被之管弦,必至失笑”,竟然还有人吹笛子、弹三弦,为之合乐,更是搞笑透顶。还不够,“而昧士倾喜之,互为自谩耳”,无聊的读书人居然非常喜欢南戏,互相吹嘘:我唱的是弋阳腔,我唱的是海盐腔,我唱的是昆山腔。简直是破口谩骂,狗血喷头。
但是也有比较开通、比较公允的评论。比如绍兴人徐渭,徐文长,既是画家,又是文学家,也是戏曲家,着有《四声猿》杂剧,以及戏曲论着《南词叙录》。他在《南词叙录》里写道:“今唱家称弋阳腔,则出于江西,两京、湖南、闽广用之”,产生于江西,流行最广,跟魏良辅所说一致。那么余姚腔呢?“出于会稽,稽,常、润、池、太、扬、徐州”,产生在他的故乡绍兴,流行于苏、松以外的江南各地。“称海盐腔者,嘉、湖、温、台用之”,流传不广,大抵不出浙江省。“惟昆山腔止行于吴中”,昆山腔只流行在苏州周边地区,“而流丽悠远,出乎三腔之上。”非常好听,远远超过弋阳,余姚,海盐三腔。“听之最足荡人,妓女尤妙此。”我不知道这是好话还是坏话,这也许跟苏州出名妓有关系,妓女唱昆曲特别好听。“如宋之嘌唱,即旧声而加以泛艳者也”。这就好像宋代歌妓,歌唱时运用很多的装饰音,使旧曲变得十分动听。“隋唐正雅乐,诏取吴人充弟子习之。”南北朝时期战乱频仍,雅乐尽失。隋唐一统之后,如何重建扶植雅乐呢?找些苏州孩子,那边传统文化保存较好,而且苏州人擅长音乐,所谓“则知吴之善讴,其来久矣”,吴人会歌唱,那是有历史传统的,故而昆山腔得以脱颖而出。这样看来,是不是徐渭比较通脱,祝允明比较保守呢?也许吧。但是跟祝允明齐名的文征明,为什么他非但不讨厌昆山腔,还亲笔抄录《南词引正》呢?必须留意这里的时间因素。祝允明寿长68岁,嘉靖初年就逝世了。而文征明小祝允明十岁,他寿长九十,嘉靖二十六年(1547)抄写《南词引证》时已78岁。又过十多年,嘉靖三十八年(1559),徐文长着《南词叙录》。前后四、五十年里,戏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祝允明所说的昆山腔和徐文长所说的昆山腔,已经不完全是一回事儿。使昆山腔发生重大变化人,名叫魏良辅。
  关于魏良辅其人,最重要的一条材料见诸沈宠绥《度曲须知》:“嘉隆间,有豫章魏良辅者。”他的生活时代是明朝嘉靖、隆庆年间,祖籍南昌,就像唐伯虎自署“晋昌唐寅”、文征明署名“衡山文璧”一样,都是地道苏州人。古人看重籍里,以示不忘根本。“流寓娄东、鹿城之间。”娄东是太仓,鹿城是昆山,两县紧邻。“生而审音。愤南曲之讹陋也,尽洗乖声,别开堂奥,调用水磨,拍捱冷板。”他是天才的音乐家,有感于南曲的不规范、不精致,他倡导水磨调、冷板曲。 “要皆别有唱法,绝非戏场声口。”从而将清曲唱同一般舞台上的唱戏区别开来。从玉山草堂雅集到魏良辅改革,昆山腔愈加趋于文人化。“腔曰昆腔,曲名时曲。声场禀为曲圣,后世依为鼻祖,盖自有良辅,而南词音理,已极抽秘逞妍矣。”,自打魏良辅之后,昆曲就成了正声雅乐,他也成了曲圣,南曲的唱法也就变得非常的精妙了。
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nbsp;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魏良辅《南词引正》

  跟元末顾坚一样,魏良辅也是一个民间乐工,他的生平事迹散见于笔记方志。综合各种记载,大致可以就魏良辅的生平勾勒一个轮廓。魏良辅字尚泉,太仓人,住在县城南关。那个地方现在叫南码头,是娄江的下游,再往东就是浏河口了,当时的太仓相当于现在的上海,号称“天下第一码头”,是郑和七次通使西洋的起锚地,对外交往的边关要津。为了提防倭寇侵扰,设立太仓卫,重兵驻守。驻军官兵大多来自北方,将北方的乐器、歌曲文化带到了太仓。所以那个时代太仓不管本地人外地人都会弹三弦,都爱唱北曲。魏良辅也沾染了这种风气。“初习北音,绌于北人王友山。”他自以为唱得不错,去跟北方人比赛,结果败下阵来,输得很惨。北方人体格雄伟,声若洪钟,能将北曲唱得苍凉豪爽。南方人开口尖细轻柔,气息纤弱,一听就不本色。可是魏良辅不服输,凭什么唱曲就是北方人的专利?于是他“退而镂心南曲,足迹不下楼十年”,躲进小楼,十年闭关,潜心钻研南曲。等到他下楼时,昆山腔变样了,乐坛风气随之发生改变。大约40多岁时,魏良辅将曲唱心得整理成文,名为《南词引证》,这并不是一本书,只是一篇短文,就是后来文征明抄写的那篇东西。全文21条,1000多字,至今流传曲坛,公认为度曲金科玉律。
  魏良辅有一个女儿,不仅长得漂亮,而且精于唱曲,许多富家子弟都来提婚。但是魏良辅把女儿嫁给了一个名叫张野塘的北方人。张野塘是个配军,有的材料称之为“张老”,想来他的年龄比魏良辅也小不了多少。可他是当时数一数二的北曲名家。从此,一家三口一起琢磨昆山腔的改革,如何用昆山腔唱北曲。如见我们唱元杂剧《单刀会》,或是《风云会》,如何唱呢?只能用昆山腔唱。至于它原来是怎么唱的,早就湮灭失传了。北杂剧在舞台上变成昆曲的一部分。到魏良辅60岁左右,他登上了“曲圣”的神坛。“时称昆山腔者,皆祖魏良辅”,这句话是明清之间文坛宗主钱牧斋说的,他可不会随便吹捧一个唱曲的人。与钱牧斋齐名的大诗人吴梅村写道:“里人度曲魏良辅,高士填词梁伯龙。”至此,昆山腔的正声雅乐地位得以最终确立。
  那么魏良辅究竟是怎么改革昆山腔的,他对旧昆山腔做了些什么?
  首先是“洗乖声、谐音律”。中国音乐跟西方音乐的最大区别,在于音乐同语言的特殊关系。汉语语音跟西方语音区别不在声母、不在韵母,而在声调。每一个字有平上去入,而声调参与字义的确认。我们说“蒿”、“毫”、“好”、“号”,同学们会理解为不同的意思。而外国人如果改变语调,只有语气的分别,并不会产生词义的分别。“歌永言”,歌唱是语言的延长。如果你的“延长”跟语言的声调不一致,那就是“倒字”,会使语言丢失传情表义的功能。现代流行歌曲大致就是这个状态,它没有声腔规律可循,任何音乐可以配任何的字,所以基本上也就没有什么表意抒情的功能。周杰伦不用唱清楚每一个字,我们也不知道他在唱什么。传统的雅俗区分就在于此。“五音以四声为主”,五音是宫商角征羽,四声是平上去入,音乐是必须受到语音的主宰支配的。“四声不得其宜,则五音废矣。平上去入,逐一考完,务得正中。如或苟且舛误,声调自乖,虽具绕梁,终不足取。”首先要辨别它是否准确,然后才看他好听不好听,这是昆山腔的首要原则。魏良辅把音韵学引入曲唱,严格规范腔格关系,严格区分南北曲字音,反对“做腔卖弄”,反对南北混杂,所谓“南曲不可杂北腔,北曲不可杂南字”。
  昆山腔以何种语音为标准?王骥德《曲律》认为:“南曲则但当以吴音为正。”必须要以吴音为标准。李渔《闲情偶寄》说得更清楚:“乡音一转而即合昆调者,惟姑苏一郡。”只有苏州府所辖区域的方言,“一转”就合乎昆腔字音。甚至苏州府所辖的那几个县,还有高低差别:“一郡之中,又止取长吴二邑。”长是长洲,吴是吴县,吴县和长洲是苏州附郭二县,雍正年间又从二县中分划出元和县,变成附郭三县,大致相当于今天的苏州市区。只有苏州市区的语音。翻检《扬州画舫录》,乾隆二十二年皇帝南巡承应的维扬广德太平班,全班80名演职人员,包括教习、演员以及场面,籍贯全部为吴县、长洲和元和三县,无一例外。而不少历史文献干脆将昆山腔称为“吴音”、“吴歈”或“吴曲”。当然唱曲的语言既不是苏州方言,更不是昆山话,也不是普通话,当时也没有普通话,而是“中州韵姑苏音”。李渔所说的“一转”很有讲究,它就不再是自然状态的苏州方言了,是苏州的官话或者说读书音,是很有规范的。由于太过专业,我们现在不去展开它了。
  第二,“即旧声而泛艳”。魏良辅将音韵学引入昆山腔,解决了曲唱的规范问题。那么光有规范,但是不好听,就像念书那样,行吗?当然不行,没人愿意听。同样一支曲,同样一份曲谱,为什么有人唱来是昆曲,有人唱得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呢?原来唱曲有很多口法,这些口法有些跟字音有关,比如平声字用叠腔,上声字用口罕腔,去声字用豁腔,入声字用断腔。苏州话念去声字,如“到哪”的“到”、“到哪去”的“去”,都是尾音往上,所以唱昆曲“逢去必豁”;念上声字如好坏的“好”,早晚的“早”,都是高起全降,所以昆腔谱会给一个很低的工尺,你必须从高处往低处滑唱,这叫口罕腔。而普通话中已经取消的入声字,如“得”“失”“出”“入”等,必须出口即断,这就是断腔,等等。另一些口法则跟字音无关,比如遇到宕三眼的长音,必须弱起,渐强,再渐弱,这叫橄榄腔。最后将尾音融入笛声,偷一口气,接唱下一句。没有过门,也不能放,总憋着气,比京剧难唱得多。沈宠绥将昆腔唱法归结为“功深镕琢,气无烟火,启口轻圆,收音纯细”十六字诀。有人开玩笑说,魏良辅肯定是学旦角的。昆唱口法原始的提法是“掇叠擞嚯”四种,王季烈加上了去声字的豁腔和入声字的断腔,还失之简略。俞振飞早年编《粟庐曲谱》时,增添为16口法;俞振飞晚年编《振飞曲谱》时,又扩充为24法。这就有点繁琐了,等闲记不住,需要在习唱度曲中灵活运用,逐步掌握。课上也不展开介绍了。
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nbsp;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nbsp;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第三,“完备伴奏场面”。小说《金瓶梅》描写西门大官人席间征歌唱曲,唱北曲时,既有锣鼓,又有丝弦笙管,唱南曲时则只有檀板,甚至拍手击节。如果南戏场上彩唱,那就只有锣鼓,一番敲打后开唱,演员唱什么调就什么调。现今有些高腔戏班依旧如此。这是南戏比不上北曲的地方,它不雅,不考究。“到嘉隆间,昆山有魏良辅者,乃渐改旧习,始备众乐器,而剧场大成。”魏良辅抓住关键,为昆山腔配备了伴奏场面。一副昆曲场面,大致由6个人组成,分成文场和武场,武场是打击乐器,用以控制节奏、营造气氛。武场首要的乐器是鼓板。刚才有同学问:这跟京剧鼓板有什么区别?有很大区别,京鼓膛子很小,发音较高,音色较硬,板和鼓的声音区别不很大。昆鼓膛子较大,发音低而柔。请乐队许老师给大家演示一下。
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nbsp;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许老师演示鼓板

  这是一面单皮鼓,鼓师右手执签,左手执板。(示范)一板三眼,每小节四拍。第一拍打板,后面三拍打鼓。二、四两拍小眼,一般打一下;第三拍中眼,打两下。昆曲清工鼓板变化很小,戏工则变化较大。
  武场另一个重要成员是小锣。小锣和大锣的区别不光是体积大小,它们的敲击方式是不同的。小锣没有锣绳,演奏时左手手指顶着内缘,右手执锣片敲击。传统的昆小锣材质用青铜,现在青铜少见,大多改用黄铜,音色也略有变化。(示范)“台——台——”就在这悠扬的小锣声中,这边走出来一个柳梦梅,那边走出来一个杜丽娘,然后就开唱《惊梦》了。传统昆曲在厅堂演唱,很少用大锣。现在在剧院演了,我们有用大锣。大锣有锣绳,演奏时左手提锣,右手用锣捶敲击。音量、音色都跟小锣相差很大。当然还有更大的,如开道锣,官老爷出巡,半夜里打更,就用得着它了。我们还带了铙钹,有请许老师演示一下。
  中国传统的乐器分类方法极其自然,称为八音,是就制作乐器的物质材料命名的。比如说锣、铙钹,还有钟、铃,那是金乐;鼓,是革乐。打击乐器还有木鱼、梆子,属于木乐;还有磬,石乐,只是都不常用。文场主要是丝竹类旋律乐器,主要用四种。首先是曲笛,属竹乐。跟北方的梆笛相比,梆笛形制较短,曲笛比较长。梆笛发音高亢,主要是正宫调或六字调的。曲笛则发音比较低,是小工调或尺字调的。小工调的称雌笛,用以伴奏生旦唱,尺字调的称雄笛,用以伴奏净末唱。跟笛子相配衬底的乐器是笙,古代是用葫芦制作的,所以属匏乐。它是簧片乐器,用13根长短不同的竹管按音律排插在葫芦里,每根管子按上簧片。它可以吹奏和声,相当于一个小乐队,把笛子的声音衬托得丰厚立体,我们董老师是吹笙的高手。现在有请董老师演示。
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nbsp;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董老师演示吹笙

  这个曲牌叫《万年欢》,《牡丹亭·惊梦》有用到。董老师很了不起,他什么都会吹,哪怕给他一个树叶或纸片,他都能吹出音乐来。今天他带了好几件乐器来。看,这是唢呐,大小两种。这是埙,陶土烧制的,属于八音中的土乐。音色哀怨凄凉。青春版《牡丹亭•魂游》一出用到埙作为背景音乐,那就是董老师吹的。(演示)
  按照现今流行的器乐分类方法,笛、笙、唢呐和埙都是吹奏乐器。昆曲文场还有两个重要成员,一拉一弹,都属丝乐。弹的是三弦。三弦在苏州很流行,伴奏唱弹词开篇的,说书人用的,那叫书弦。另有专用于昆曲伴奏的三弦,叫曲弦。据说有不平凡的来历。张野塘学南曲,他不擅吹笛,就用三弦弹唱。三弦音不谐南音,就把它改小一点,把方鼓变成圆鼓,所以当地人称之为太仓弦子,传承至今。拉的是提琴,它也的来历就更加神奇了,据说是万历年间有人从周王府里流传出来的。形制特别豪华:花梨木琴杆,装饰有象牙,顶端是一个龙头,从龙嘴里拉出两根丝弦。琴杆穿插在鼓形的琴筒里,鼓面上蒙着蟒皮。另有一张木弓,绑着马鬃。大家都不知道它是什么玩意儿,有一个姓杨的太仓乐工说,这是提琴。但是试着拉了几下,不成曲调。魏良辅知道后,带着这件乐器躲进了太湖里的洞庭山里,那里没人打扰他。他在那里苦练了一个月,琢磨出了演奏方法,于是提琴就被传下来了。请翁老师演奏一小段《牡丹亭·寻梦》。(示范)我们再看一眼这件乐器,它的琴杆特别长,又不绑千斤,两根丝弦从轴子直接挂过琴马,发音就比较低沉,声色忧伤凄婉,以前专门用来伴奏旦角的独唱。《红楼梦》五十四回,贾府过元宵节,白天请职业戏班唱《八义记》。到了晚上,贾母笑道,这一下午闹得我头疼,咱们清淡些好。请梨香院芳官唱一出《寻梦》,那些吹的弹的都免了,只用提琴伴奏。同学们会问,贾母怎么这么内行啊?当然,其实是曹雪芹内行,他的祖父曹寅先后执掌苏州和南京的织造衙门。而织造署的职责除了为宫中采办服装外,就是物色戏班,承应皇上南巡。他从小耳濡目染,爱好并精通昆曲艺术。
  这么一来,昆山腔在南戏各大声腔中率先有了像样的伴奏乐队,这些乐器合在一起,声音是很丰富很优美的。我们现在只有四件乐器,权且合奏一支【皂罗袍】吧。(演示)
北京大学昆曲传承计划新五年nbsp;2015《经典昆曲欣赏》课程(二) - 白先勇 - 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

  第四,融南北于一炉。中国文化的丰富性,体现在南北文化的差异互补。无论是文学、哲学还是艺术,北派都显现着浑朴厚重,是山的文化;南方则更显活泼简约,反映水的特征。体现到音乐上,南北曲的区别也就特别明显。北曲叫弦索调,南曲叫磨调,它们各自依据语音不一样。北曲是入派三声,平分阴阳,只有四个语调,南曲则是平上去入,各分阴阳,原则上有八个声调。北曲是七声音阶的,南曲则是五声音阶,没有“凡”和“乙”这两个工尺。北曲“词情多而声情少”,唱得较快,以遒劲为主;南曲则“词情少而声情多”,唱得很慢,以婉转为主。一个是男子汉的悲凉,一个是小儿女的缱绻。
  这是一支北曲【叨叨令】选自《长生殿·哭像》。唐明皇避乱蜀中,退位成了太上皇,天天想念杨贵妃。他命人用檀木雕刻了杨贵妃的神像,这是一支典型的北曲,有很多的fa和si,入声字都唱成其它三声了。整整五行谱只唱了两分半钟,因为每个唱词后面只有一个或两个工尺,这就是所谓“词情多而声情少”,这是北曲的特点。南曲就不一样了,这儿有一支典型的南曲,《牡丹亭·寻梦》一出中的【懒画眉】。杜丽娘第二次走进花园,只觉满眼凄凉,物是人非。白先勇最喜欢这个折子,他夸奖张继青老师“一把扇子扇活了满台的花花草草”。(视频)同学们都听到了,这就是南曲和北曲的区别。在南曲中找不到“凡”和“乙”也就是fa和si这两个音阶,而且唱得那么委婉缠绵,百转千回,两行半歌谱唱了三分半钟,因为差不多每一个唱词后面都有三、四个甚至五、六个工尺,这就是所谓“词情少而声情多”。现在我们知道了,袁宏道形容虎丘曲会唱曲“每度一字,几尽一刻”,那肯定是南曲。南曲和北曲风格如此不同,但是它们都属于昆山腔。所以我们应该感谢魏良辅,感谢他的女婿张野塘,也感谢魏良辅的女儿,使我们有这样一种将南北音乐融合得如此完美的声腔。在昆腔之前,宋元南戏只有南腔而没有北腔,元杂剧则只有北腔没有南腔;在昆腔之后,梆子、京剧之类是没有南腔的,越剧、沪剧、黄梅戏之类则不用北腔。从这个意义上说,昆腔是唯一的全国性的腔种,真的是非常了不起。
  第五,点《琵琶》为样板。《琵琶记》是元代大文人高明所作,是南戏中最为规范的名作。魏良辅推崇《琵琶记》为“曲祖”,认为它“词意高古,音韵精绝,诸词之纲领。”我想魏良辅把自己关进小楼,闭关十年不下来,主要就是在为《琵琶记》点板。他要求曲家痛下功夫,“须从头至尾,字字句句,须要透彻唱理,方为国工。”《琵琶记》的填词规范、联套规范、用语规范,成为后世传奇作家填词作曲的榜样。从《浣纱记》到《牡丹亭》,到《长生殿》,都不难找到学习师法《琵琶记》的痕迹。
  最后,第六,“立昆山为正声”。所谓正声雅乐,就是处处有规矩可依循,有规范须遵守。魏良辅说,唱曲要“闲雅整肃,清俊温润”,以“腔与板两工”为上乘。甚至唱曲时“面上发红,喉间筋露,摇头摆足,起立不常”也须改正,因为这直接关乎人的“器品”。他强调五不可:“不可高,不可低,不可重,不可轻,不可自作主张。”主张“两之辨”:“不知音者不可与之辨,不好者不可与之辨。”他不懂昆曲,或者不喜欢昆曲,你去跟他争辩,那有什么意思?人各有一好,不要以自己的爱好来强加于人。最后,对听曲的人也有要求“不可喧哗”,“听其吐字、板眼、过腔得宜,方可辨其工拙。不可以喉音清亮,便为击节称赏。”现在唱曲往往是比谁的嗓子好,演员往台中央一站,不管搬演的角色是未嫁的姑娘,还是将死的老人,架子搭好,就开始“放汽笛”。“汽笛”放到什么时候停下呢?同学们留意,后排通常有一个托。一看台上快憋不住了,就大喝一声:“好啊——”然后带头鼓掌,于是满堂彩。所以以后同学们看昆曲,再见到有人“放汽笛”,千万不要鼓掌,让他憋着。等到实在憋不住时,他也会唱下去。几次没人买账,他也就知道昆曲不该是这样唱的了。这不是我的发明,而是曲圣魏良辅的教导:“不可以喉音清亮,便为击击节称赏。” 
  我们把差不多所有的功劳都归于魏良辅了,其实并非如此。昆山腔的完善是一个延续二百余年的漫长演化过程。明嘉靖、隆庆年间魏良辅的昆唱实践和曲学建树为这一过程砥定了发展方向,他本人也因此获得“曲圣”、“鼻祖”的乐坛至尊地位。然而征之史实,魏良辅或许更宜于被认定为明清两朝乐工曲家的杰出代表。在他之前已有他“每有得必往咨焉”的老乐人过云适,在他同时则有“吴郡与并起者”周梦谷、滕全拙、朱南川诸家,在他之后更有赖于梁辰鱼、张新、钮格、沈宠绥、徐大椿等人的不息薪传。直到清乾隆、嘉庆年间叶堂、钮树玉师徒之手,新声昆山腔才得以最终定型。这是几十代音乐家共同的努力。希望在座的同学中能够生出新的魏良辅,梁辰鱼,新的汤显祖和洪升来,从学习古人开始,从了解传统开始,昆曲寄希望于北大的同学,寄希望于新一代的知识青年,谢谢大家。

陈均:谢谢周老师精彩的演讲,周老师真可以说是昆曲的传教士。也谢谢几位老师对于昆曲乐器精彩的示范,相信大家在听到这个乐器刚响的时候都会觉得很惊艳。十分感谢几位老师今晚给我们带来的昆曲盛宴。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